Serendipity

✨My life is my message✨







Arashi团饭红担
@KkkkGezooo

一路逆风 (你的意义番外2)【翔润微竹马ABO】

*0125 翔君生贺 想说的话在文末尾

*《你的意义》番外2 翔润微竹马 竹马实在太微了就不打tag了

*献给 @KkkkGezooo  @海德维希·玖兰 两位gn 之前两位gn说想看SJ校园时 这篇里面有 拖了这么久 土下座 希望gn们不嫌弃❤

*忙到原地爆炸 没抓虫 细节别当真 是个只会写清水ABO的废柴 

*希望gn们看的开心❤ 

*BGM--G.E.M. 《一路逆风》

*设定麻烦gn们看前文 

(上)  (下)  番外一


============================================================

    松本润在32岁那一年成为了当年日本的“年度最佳飞行员”。作为奖励,日本飞行协会寄给他一座金质奖杯和一张巨额支票。那时正值年末,是飞行员工作的高峰时段,松本润负责的航班数多的可怕,连轴运转,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快递员来的时候他正喝着咖啡,满心思地研究从东京到巴黎的航线。正在聚精会神之时,松本润对着突如其来的打扰很是不满。在单据上草草签完名字之后,似乎是有点报复性的,他将那礼物随手往沙发上一丢不闻不问以惩罚它强行打断自己的思路。这一意气用事的举动惹来正摊在上面打游戏的二宫和也强烈的谴责。 

    “J,这可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你怎么能这样随意地对待它们呢?”二宫和也按下游戏机上的“暂停”键,坐起身,利落地把包装拆开,有点痛惜地抚摸了一下被抛弃的那座金质奖杯和支票,“这可是无数飞行员一生的夙愿。要是他们知道你这个史上最年轻的得主竟然是这么对待这些奖励,估计都得气死。” 

    “再价值连城也不够飞机上几百名乘客的生命重要。”松本润从书堆后面抬起头,眼睛里是笃定地严肃和坚持,“因为我们,无数人的梦想得以实现;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要认真,不能把他们的美梦变成噩梦。” 

    二宫和也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松本润。那个记忆中龅牙说话带着奶音的小可爱,现在已经长成了眼前这位浓眉大眼帅气的王牌飞行员。时间过得真快,今年距离他们从东京航大毕业已经十年了。和他们刚入校的时候不同,现在的东京航面向全部人招生,在校的Omega学生比例逐年上升。越来越多的Omega飞行员在飞行界崭露头角,完成了许多高难度的起飞降落,解决了许多棘手的紧急事故,获得了业界的一致高度赞扬。 

    他们都是幸运的——这些年,飞行员一直是Omega平权运动的主战场。在这个领域里,有人愿意倾听他们的声音,他们拥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梦想。然而二宫和也知道,业界能够这么迅速地接纳Omega飞行员、东京航大能够这么迅速地调整学校招生政策,其实都是眼前这个人的功劳。他的努力和他的克己就是一张最有效的保证书,无论怎么样,只要有他,就一定没问题。 

    是他孑然一身,披荆斩棘,为无数的Omega后辈们开拓了一条光明之路。 

    二宫和也笑了笑,站起身,爱怜地摸了摸松本润的头,然后走到书柜前,把上面密密麻麻的其他奖状奖杯挪来挪去,好不容易腾出了一块地方,才小心翼翼地把奖杯放进去,脸上满是自豪,“果然是J呢!” 

    “也要二丿获得了成田年度最佳飞机修理师啊!”松本润朝二宫和也咧开了一个笑容,后者皱皱眉头并不是很开心,“自从上一个星期开始,雅纪就天天和我炫耀。” 

    “没有支票奖励的奖都不是好奖,”二宫和也回过头来一本正经地和松本润说,“物质奖励比精神奖励来的更为重要,因为物质奖励最终会给予我们更加丰富的精神奖励。所以J,像你这种这么注重精神奖励的人来说,要不就把你的一点物质奖励分给你哥吧。” 

    松本润翻了个白眼,顺手朝他扔了个抱枕。全成田的人都知道他早就已经掌握了他家那位所有的财产,家境殷实优渥,这么多年从没落下过任天堂的任何一款产品,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松本润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位还是整天嚷嚷着钱、钱、钱。 

 

 

 

    接近傍晚的时候松本润硬是被二宫和也拉出门塞进车里。松本润不情不愿地跟在二宫和也后面,满脑子还是航线的事情。二宫和也没在意松本润的走神,只是拿着手机看着导航在前面带路。他们的目的地是当地挺有名气的一家烤肉店,以物美价廉和服务优良而风靡一时。两人到了餐厅之后,松本润才发现这晚餐的阵仗比自己想象中的大很多。这么多年一起走过来的人全都在。松本润有点无奈,这班人今晚出来聚多半是因为要庆祝自己得奖——果然,这群人一见到松本润便开始拍手欢呼,并大声地说着“おめでとう”。二宫和也理所当然地拉开相叶雅纪旁边的座位坐下来,然后张罗着大家伙点菜。松本润走到樱井翔旁边坐下,后者因为整一天的班而显得有点精神萎靡。松本润在桌子底下握住了樱井翔的手,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问,“还好吗?” 

    “嗯,还好,”樱井翔笑着点点头,调整了一下他的坐姿,让他离得和松本润更近一点,“明天有个短假,可以稍微松一口气。” 

    松本润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他知道樱井翔这段时间的压力有多大。他贴身过去在樱井翔耳边,唇瓣在他的耳廓上蜻蜓点水了一下,“辛苦了,我的Alpha。” 

    樱井翔笑开了眼,偏头在松本润的唇上快速地啄了一下。 

    “你们俩个不要在角落里卿卿我我,”坐在对面目睹了所有事情的、他们的发小生田斗真语气里都是嫌弃,“快点点菜!” 

    最后一群人决定吃烤里脊肉,并点了一打啤酒、互相叮嘱着今晚不醉不归。樱井翔招来服务员,给松本润点了一份凯撒沙拉和一杯橙汁——松本润下个星期有相当紧凑的飞行行程,按照他的习惯,从这个星期开始他就会调整饮食。这是属于松本润这么多年一如既往独有的神经质的克己。桌上的其他人对松本润另点一份餐也习以为常,以至于到现在都已经懒得费尽口舌劝他和他们一起吃,不过依旧企图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在他的橙汁里倒香槟——然而他们也总是屈服于樱井翔的犀利眼神,不敢有什么特别大的动作。 

    有酒的地方气氛就不会尴尬。熟知多年的老友久违地聚在一起,对互相都有说不完的话,气氛很是热络。酒过三巡,大家的脸上都开始浮现了红晕。松本润不喝酒,樱井翔便自觉帮他挡。一群人喝到最后醉醺醺的,连路都走不稳,樱井翔的眼神迷茫,然后就像一只树懒一样紧紧地揽住松本润,嘴里迷迷糊糊地叫着他的名字。 

    松本润看着一群东倒西歪满嘴嚷嚷着“友谊万岁”的人,太阳穴“突突”跳的有点疼。他拍拍樱井翔揽住他的手,后者在他的颈窝里蹭了几下便乖乖地松开了手。松本润给他泡了一杯茶,把他安顿在餐厅的一角之后便把那群人扛到车上,一个一个地送回家。 

    折腾了好一番,等松本润再次回到餐厅接樱井翔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入夜的东京尤其寒冷,霓虹灯点亮了漆黑的夜,马路边可以看见那慢慢结起的霜。松本润惦记着在餐厅里的樱井翔,车速不知不觉就快了许多,好几次差点没刹住闯红灯。在看到餐厅招牌的时候,他在那一瞬间便注意到了裹着大衣坐在外面木制长椅上的樱井翔。他裹紧围巾,不停地哈着气搓着双手,带起股股白烟。一阵寒风袭过,吹的他一阵哆嗦,但是他却不肯回到暖和的店里,而是依旧坚持坐在长凳上,努力伸长脖子、眯着眼睛去寻找松本润的身影。 

    那模样像极了一只在等待着心爱的主人归来的仓鼠。 

    心里某一块柔软的地方一下子被击中,松本润的眸子立刻温柔下来,酥酥麻麻的感觉伴着爱意汹涌而出,盈满了整个心房。他停好车子,连外套都没披就下车往樱井翔那里走去。樱井翔看到他的身影,嘴角完全咧开了。他站起身,哆哆嗦嗦地走过来抱住松本润。 

    松本润结实地抱住了樱井翔,然后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在他的耳边低声说,”翔君,我们回家。“ 

    樱井翔点点头,笑开了眼。又一阵寒风吹过,松本润被那股寒意刺激地全身发抖。樱井翔怔了一下,便猛然间放开松本润,满脸严肃,以一种对他来说是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力气拖着松本润,然后在对方打第一个喷嚏之前颤颤巍巍地将他塞进车里。车灯亮起,他们隐没于灯火辉煌的道路里,和无数疲惫的人们一起,踏上回家的道路。 




    松本润在安顿好樱井翔之后自己也睡下了。临近午夜,天空飘起了小雪,寒意十足,屋外的街道上依旧灯火通明。松本润在樱井翔身边躺下,身体与被褥的充分接触让他感到满足无比——而立之年的自己已经没办法像大学时期那样就算通宵达旦地学习,然后第二天早晨还能灌几杯咖啡神采奕奕地走进课室,现在的他在午夜时分就已经困倦地睁不开眼睛了。不过前几年在樱井翔的监督下,他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二宫和也对松本润的洗心革面瞠目结舌——毕竟在大学时期,哪怕二宫和也每天喋喋不休地在松本润耳边科普晚睡的坏处,松本润也从没在凌晨三点之前睡过觉。他的全部心思都在学习和训练上,总是为了达到Alpha的考核标准竭尽全力甚至不眠不休。二宫和也痛心疾首,多次和自家Alpha抱怨养了个不中用的弟弟,重色轻友。而相叶雅纪在这种时候总是笑出满脸褶子,然后带着点疑惑地问二宫和也,“松润这特性不是在大学的时候就显露无疑了吗?” 

    二宫和也想了想,撇撇嘴,沉默地回了一个白眼。 

 

    不过要是问起东京航大当时的在校生,每一个人都会说这一对是“有点让人大跌眼镜却意外地很适合的一对”。他俩公开得太毫无征兆,把所有人都狠狠地吓了一跳,不过几乎所有人都在接受了这个事实之后给这对璧人献上了最衷心的祝福——松本润在樱井翔面前会有点不碍事的羞怯,而樱井翔在松本润面前会有点不麻烦的幼稚。他们两个一起在校园出现的时候,那气氛甜蜜得宛若充满了粉红泡泡,让众人不由得退避三舍。对此,二宫和也一边打游戏一边翻着白眼地评论,看吧,这是爱情的盲目和不理智。 

 

    这天晚上松本润很罕见地做了一个非常长的梦。他其实很少做梦。或许是因为他的注意力很集中,思考的事情也比较实际,梦境鲜少降临,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做了一个非常长的梦。在梦里,他回到了十多年前的东京航大。那还是他非常熟悉的校园,记忆变成画面一帧一帧地在他的眼前闪过。校园时代总是最美好的——尽管松本润毕业了才意识到这一点——不过,在东京航大的那一段时间,虽然辛苦,却也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间。他在梦里从旁观者的角度看着那些拿着书神色匆匆的学生们,在他们的身上感受自己的影子;他在梦里看着总喜欢摊在宿舍床上打游戏机的二宫和也、以及总是拿着汉堡肉来宿舍探访的相叶雅纪;他梦见樱井翔捧着腮帮子,两眼亮晶晶地期待着他的料理……梦的画面断断续续,没有逻辑,切换地也快。松本润觉得自己就像是站在一个巨大的荧幕前,而荧幕上闪着的是他那些年的青春。 

    他梦到了很多事情,每件事情里面都有樱井翔的身影。他的大学回忆里面充满了这个人的影子。这个人是他的初恋,也是他的唯一。他顺理成章的带走了他第一次心动,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拥抱,第一次接吻……他的人生里到处都是他的气息和痕迹,而松本润感到很幸福。 

    追梦的途中,有这个人一直在旁边陪他一路逆风飞翔。 

 

    梦中的画面切换到小树林里。松本润皱皱眉头,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段非常愉悦的回忆。他还记得身体里那难耐的燥热和渴望,闻得到空气中浓郁的松香味——那是自己信息素的味道,还有内心无力地恐惧。然后樱井翔出现了,带来了说不出来却能在心里感受到的沉甸甸的安心和希望…… 

 

    他和樱井翔相识于学校的小树林——樱井翔把突然发情的他从一群Alpha学生的手里救下来,然后安全地送到二宫和也的手里。他强大的自制力和自控力让他在那样的极端条件下依然风度翩翩、保持着他一贯的绅士风度。他帮着松本润把这件事情瞒了下来,还替松本润整理好了当天的笔记。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对樱井翔很是感激,但是松本润却对樱井翔有些莫名的抵触和敌意。这敌意一方面来自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被一个陌生人全程目睹了的别扭,另一方面来自对樱井翔明显有优势的出身背景的不安。出身于名门家族,樱井翔英俊潇洒、颖悟绝伦,还自带一种唯我独尊和知书达理的混合的强大气场。从小到大,他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可以说,他的人生几乎是一帆风顺的,他的路平坦而宽敞,没有阻碍,只要稍加努力,便可以遥遥领先。 

    怎么讲呢?老实说,早在很早之前,每一次一见到他,松本润的内心就有点莫名的心酸和难过。虽然人人都说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但是松本润觉得,作为弱势群体Omega,自己首先得花不知道多少倍的努力和汗水才能达到樱井翔的起点,更不要说是超越他了。那个时候,无论怎么努力,天生的差距还是显而易见。这样的遥遥无期让松本润很是沮丧。他们的人生顺风顺水,完全无需逆风而行。对于十七岁的松本润而言,说不嫉妒是骗人的,但是他心里又清楚地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样的矛盾心理导致了他对樱井翔隐隐约约的抵触和敌意。因此松本润虽然对樱井翔当时的出手相救心存感激,但是却有意地拉开和樱井翔的距离、减少和他的接触。 

 

    两个人的转机来自于深秋的一天夜晚松本润在图书馆的挑灯夜战。墙上的钟指针慢慢指向十二,偌大的图书馆早已空空荡荡,白炽灯打在冰冷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四周寂静无声。右手边放着还冒着热气的咖啡,松本润戴着耳机,聚精会神地看着像砖头一样厚的《空中交通管制学》教材。他的影子在身后被不规则地无限拉长。当他看完了晦涩的一章,正揉揉眼睛打算休息一下的时候,松本润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站在桌子旁边的樱井翔。他带着黑框眼镜,手里捧着一本看上去挺厚重的参考书,看上去似乎欲言又止。松本润感到很意外。在他的印象里,樱井翔从来没有主动接近过什么人。自带光环的他身边从不缺乏环绕者。松本润摘下耳机,不知道樱井翔目的的他突然感觉到有点紧张。在心里默念了三次“没问题,你可以的”,松本润清清嗓子,谨慎地考虑着措辞,“樱井桑,这么晚了,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松本君,”樱井翔对上松本润的双眼,不知道为什么松本润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也同样的紧张,“我……我……我,我想给你推荐一本书。” 

    樱井翔把手里的书递过去,松本润接过来,完全摸不到头脑,“这本书是?” 

    “我看到你在学习《空中交通管制学》,”樱井翔默默后脑勺,眼神飘忽,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学校的这本教材编排地并不是很科学,从零开始学起来的话十分吃力。这本是我自学时候用的教材,我觉得整本教材的编排更合理,学起来也更容易上手。” 

    老实说,松本润还真为了这门课焦头烂额,这帮助来的实在太及时。松本润有点感激也有点讶异地看着樱井翔,后者静静地站在那里,气场是难得的柔和。灯光洋洋散散地打在他的身上,他的脸上有点不常见的羞涩和不自然。松本润有点狡黠地笑了,歪着头,深夜和安静似乎赐予了他平时不拥有的勇气和力量,“哎~樱井桑,原来这世界上也有你学起来觉得吃力的东西啊?” 

    樱井翔皱皱眉头,似乎不太理解松本润话里的意思。 

    松本润笑着,却深深地叹了口气,“樱井桑,我真的很羡慕你呢。你有着这么好的条件,完全不需要逆风飞翔。” 

    樱井翔没说话。他皱着的眉头没有松开。松本润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平日里看不到的东西,那不是自信、那不是聪慧、那不是坚定,那是惋惜、那是伤感、那是遗憾。那些情绪有着直击人心的力量,震得松本润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两个人就沉默了一会儿。时间在这沉默中被无限拉长。半晌,樱井翔才说, 

    “不是的。我恐高。其实我当年,我第一志愿也是飞行员系的。” 

    松本润被他的话惊了一下。他看向樱井翔,那个人的身影在灯光里显得有点孤独和单薄。他内心的那些莫名的敌意和抵触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他觉得,这个在等下静静地站着的Alpha,其实和他是一路人。 

 

    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明显地有了缓和。没过多久,两个人就打成了一片。樱井翔也是个喜欢泡图书馆的人,因此之后就顺理成章地把东西搬到了松本润的对面。两个人开始了在图书馆展开了对抗学业的持久拉锯战。樱井翔会在学业上给松本润提供帮助,而松本润会给樱井翔带来美味的午餐作为回馈。越是相处,松本润就越对樱井翔这个人着迷。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却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反差魅力。处理事情的时候,他条理分明,井井有序;忙于学业的时候,他竭尽全力,苛求完美;而在闲暇的时候,他大快朵颐,狼吞虎咽……当然,他们有时候也会为了一些模糊的理论和奇特的口味而争论不休,但是谢天谢地,这些争论都无伤大雅。他们某种程度上形影不离、如胶似漆。 

    二宫和也曾经半开玩笑似的提醒松本润,“我知道你是个清醒的人,所以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是,我还是得提醒你,毕竟你和他无论从什么方面都有很大的差距,所以你确定,你们真的适合吗?” 

    松本润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既然已经违背所有人的劝诫一意孤行地考上东京航大,成为史上第一个Omega飞行员学生,松本润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很疯狂了。那么若已经如此疯狂,那为什么不再趁着年轻再赌一把,再疯狂一次呢? 


    不过,某人还是比他早了一步。 

 

    那是一个周四的晚上,他们深夜从图书馆出来一起走回宿舍。天气很冷,风吹的人直打颤,但是夜空却晴朗无比。月色很美,空中有数不清的耀眼的星星。松本润裹紧大衣,他的脑袋里还在纠结着刚才书本上那道关于机载电子设备的习题——他不完全认同樱井翔提出的模拟方案,“翔君,我觉得你那个方案的效率还没有最大化。” 

    “我觉得已经最大化了,”樱井翔思索了一下,给出了答案。他清清嗓子,语音里竟然带了一丝紧张,“小润,我……” 

    松本润疑惑地看着他,脑袋里还在思索着有没有可以提高樱井翔那个方案效率的可行的方案。樱井翔不自然地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再次清了清嗓子,然后突然说到,“小润,今晚的月色真美。” 

    作为勤奋努力的好学生,松本润无比感激自己在初中的时候好好研习了夏目漱石的作品。他愣了好一下,大脑才从机载电子理论的漩涡里反应过来。心脏飞速地跳动,胸腔盈满了幸福,松本润有点激动、也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樱井翔。后者的眼眸里映出了那片星光熠熠的天空,还有满满的温柔和爱意。 

    不需要更多的言语。这样就好了,你的心意,我全部都知道。 

 

    交往后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一样。两个人依旧是不分昼夜地泡在图书馆,努力学习和享受美食。唯一有点不同的是在松本润的允许下,樱井翔临时标记了松本润,替他挡下来对松本润虎视眈眈的其他Alpha们。二宫和也对他们一切照旧的交往方式瞠目结舌,“你俩在图书馆坐在一起居然能专心学习——这给我的感觉简直就是跳过热恋期直接到平稳期了。” 

    松本润没回答,只是笑的一脸甜蜜,那笑容让二宫和也非常郁结。松本润心里知道,热恋期是肯定有的,只是两个人都不是喜欢在大众面前太过于高调的人,而且松本润一心专注学习,不想惹上什么多余的事情,因此两个人就尽量低调。 

    他们两个在追梦的路上相遇、相爱、相伴,然后一路风向。他们是这路上最坚实的同伴,最温暖的依靠,最坚实的力量。他们在追梦的路上永无止境。 

    不过,松本润倒一直不知道,原来樱井翔是个这么会说情话的人,总是撩得他七荤八素。比如说,有一次樱井翔代表学校去北海道参加全日大学生管制官论坛的时候,他晚上突然发了条信息给松本润,“我正在读稿子,但是我却止不住的想你。” 

    松本润觉得自己如果有心理防御机制这种东西,在樱井翔的情话前也会溃不成军——他兴奋和感动的不行,只想立刻放下书,跳上去北海道的新干线,奔向樱井翔的怀抱。不过类似这情话被二宫和也嫌弃的不行,表示连他家那位天然的Alpha都可以说出比这高明的情话。不过松本润对这类嫌弃毫不在意,毕竟,只要他自己能get到这萌点就足够了。 

 

    日复一日,大学生活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松本润毕业的时间了。樱井翔已经从东京航大毕业,在成田的管制塔里大显身手。如今已小有名气,被众多前辈所看好,还获得也不少业界的新人奖。松本润在大学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大四的时候,他收到了全日空的offer,正式成为第一个Omega预备飞行员。这件事情的爆炸程度和他刚进东京航大的时候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媒体和报纸争相报道,松本润一夜之间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人物,甚至还收到了许多Omega粉丝的来信。质疑和不屑一直存在,松本润压力不小,不过所幸在樱井翔的陪伴下还能保持初心,心态稳定地向前努力。 

    毕业典礼那天天气很好。那是个灿烂的晴天,不规则的云朵点缀着湛蓝的天。松本润穿着学士服,四处合影留念。而樱井翔则西装革履,捧着一束花递给他,笑的一脸灿烂,“恭喜你。” 

    “翔君,谢谢你,”松本润吐了吐舌头,接下了他的花束,“不过,现在对学校外的世界很是紧张和不安啊。” 

    “没事的,小润,”樱井翔笑着,职场生活让他早已散发出一身的精英气质,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但是他望着自己的眼眸却依旧如此,满腔温柔和充满爱意,“我会陪你一路逆风飞翔。一路逆风,顽强地飞翔。之前是,现在是,之后也会是。”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因为它熬得住寂寞,熬得住时间,熬得住日复一日的并不有趣的生活。简单和平淡构成了最理想的爱情。不需要惊天动地的豪言壮语,也不需要肉麻兮兮的甜言蜜语,因为你会一直陪着我,陪着我度过人生的起起伏伏,陪着我在追梦路上一路逆风飞翔。 

    这样于我,便已足够。 

 

 

    画面还在不断地飘过,难以捉摸。在某个点,梦境逐渐模糊。那些回忆越来越远,而自己的意识却越来越近。松本润感受到自己柔软的床,舒适的被单,转身的时候床微弱的动静,还有窗外的亮光。 

    他睁开了双眼。 

    床头的闹钟指向十一点。这对于松本润来说非常罕见——早已日上三竿,但是他却刚刚苏醒。他做完了一个很长也很温暖的梦,心情舒畅。窗外阳光灿烂,天气似乎很好。床边是空的,仅有点那个人残留着的温度。松本润坐起身,揉揉眼,闻到一股有点奇怪的味道。多年的相处让他迅速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叹了一口气,脑袋只有一个“完蛋了”的念头,连忙下床冲到厨房。然后他看到了意料中的情景——樱井翔正拿着锅铲,惊慌失措地看着着了火的锅。松本润扶额,走过去把火关上、盖上锅盖,顿了很久,最后还是只叹了口气回头看看罪魁祸首。后者显然因为犯了事儿而很不好意思,静静地低下头,等待着他的训斥。松本润看着樱井翔套上的不知从哪里搞过来的粉红色围裙,莫名地觉得有点好笑。他叹了口气,接过樱井翔手上的锅铲,把他推出厨房,“翔君,你就在外面乖乖坐着等着就好了。” 

    樱井翔见他没发火,这才裂开嘴笑,在他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一溜烟儿似得往客厅跑去,那模样活脱脱像是一只翘起尾巴得意洋洋的松鼠。松本润笑着摇摇头,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开始准备两个人的午饭。 

    窗外的阳光透过缝隙细碎地打在厨房的地板上。雪似乎早已经停了,天空恢复成了湛蓝的晴朗,伴着耀眼的阳光。松本润听到街上小孩子们嬉闹着打雪仗的声音,他们的笑声回荡在空中,久久不散。樱井翔打开客厅的电视,看起了时事新闻。播音员字正腔圆地讲述着或大或小的事情,语气端庄严肃。喇叭里播音员的声音和窗外小朋友们的嬉笑声就这么混合在一起,看似很违和,但很奇怪,实际上出人意料地和谐。 

    今天和往常一样,是美好的一天。 

    正在烤松饼的松本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前几天在全日空年会上,一位憧憬自己已久的后辈拿着酒杯上前向自己敬酒。松本润认得他,他是今年全日空新招的实习飞行员之一、今年东京航大排名前三甲的应届毕业生,成绩好、有礼貌、肯吃苦,是个被公司看好的未来之星。松本润举着杯子接下了他的敬酒,然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后者看到自己的偶像显然非常地紧张,他的身子有点发抖,咧开一个并不是很自然的笑容。他似乎有话要说,但或许有点紧张也有点顾虑,迟迟没能开口。松本润明白这种感受——他也是这么过来的,因此他也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着,给他充足的时间。后辈思考了一下,深吸了几口气,清了清嗓子,眼里带着好奇和期待,小心翼翼地问,“松本先生,我能问问您,为什么您一直都这么拼命,哪怕您已经站到了比所有人都高的地方吗?” 

    松本润没有立刻接话。他笑了笑,余光注视到正在往自己方向走过来的樱井翔。西装革履的他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英俊。好奇怪,松本润心想,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好像没有对樱井翔的帅气产生出任何一份抵抗力——每一次他见到樱井翔,内心都有一种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初恋的感觉。他顿了顿,思考了一下,而后对上后辈期待的目光,眼里带着笑意:“或许是因为我这么一路都一直逆风飞翔吧!” 

    后辈“哎~”了一声,点了点头,不是很懂,眼里同时闪着崇拜和疑惑的目光。松本润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者依旧在思索着松本润的话。樱井翔这时走到了松本润的身边,一边和后辈打招呼,一边一手就揽上了松本润的腰。后辈看到樱井翔的到来,和他打了招呼,并急忙鞠了个躬,说了声“告辞”便离开了——两个人在一起实在太过甜蜜,让这位多年独身的后辈有点难以招架。松本润歪歪头,笑着看着樱井翔望着他的眼神,那黑色眸子亮晶晶的,像是装下了整个星辰。樱井翔俯身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然后皱皱眉头,“你喝酒了?” 

    “一点点而已。”松本润舔舔嘴唇,眼神温柔地看向樱井翔。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的桃花眼带着点难以形容的妖娆和妩媚,“翔君,你还记得大学的时候在我毕业的时候和我说的那句话吗?” 

    “嗯,我会陪你一路逆风飞翔。”樱井翔爱恋地摸了摸他的脸,松本润的目光让他喉咙有点发紧,肾上腺素在飞速流动的血液里狂奔,“一路逆风,顽强地飞翔。之前是,现在是,之后也会是。” 

    “谢谢你,翔君。”松本润的大眼睛里带上了点不易察觉的湿润。樱井翔没说话,笑了笑,只是加大拥着他的力度。周围是欢呼声、酒杯碰撞的声音和嘈杂的交谈声,背景音乐是最近很流行的摇滚乐。这是一个欢乐放松的地方,松本润此时此刻却鼻头发酸,内心波涛汹涌,一阵一阵地直逼眼眶,让他眼前逐渐朦胧朦胧。樱井翔感受到了他波动的情绪,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笑着,有节奏地扶着他的背,然后低头倾身。灯光柔和地打在他周围,照亮了所有的黑暗,衬着他就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降临的、完美到不真实的人。但是,这个完美到不真实的人,现在却真真实实地拥着自己、陪着自己,走过一段又一段美好或者不美好的时光。 

    他这么多年第一次,因为自己是一个Omega而由衷地感谢上苍。这个给他带来了无数本不必要阻力和艰辛的第二性征,这个让他受尽议论和白眼的第二性征,这个让他这么多年别无选择只能逆风飞翔的第二性征,却把最好的Alpha带给了他。从此,他在追梦的路上绝不孤独,因为他照亮了他前方所有的路。 

    松本润闭上眼睛,仰起头迎上那熟悉的唇。 

 

 

    我选择的这条路黑暗笼罩,布满荆棘,一路逆风。原本打算独自一人咬紧牙关默默走完,但是你却找到我,向我伸出手,不离不弃。在日复一日的大同小异之中陪着我从逆境飞出盛世,直到站在时代的巅峰,满身荣耀。 

    我的Alpha,我的爱人,我的翔君,谢谢你,陪我一路逆风飞翔。 

 

 -Fin.- 

============================================================

*《你的意义》正式完结。每一个故事都需要一个结局,谢谢所有喜欢这个 故事的gn们,谢谢你们让我觉得我写下的每一句话都有存在的意义。 他们会一直好好的,所以,让我们在下个故事再见 :)

============================================================

*翔君生日快乐!おめでとう~

谢谢你成为一个这么优秀立派的偶像,谢谢你给我们饭带来那么多正能量,谢谢你一直不放弃❤

谢谢你让我坚持看了将近十年的Zero,谢谢你让我在追梦的路上有能量一直竭尽全力,谢谢你让我找到了自己的想做的事情❤

谢谢你带给我的这些年❤谢谢我的青春里面有你的存在❤谢谢你,能成为红担,能饭上阿拉希,我很幸福❤

最后,希望这一年你顺利、健康、幸福。愿你所有的付出都有收获,愿你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愿你能和另外四个人一起,继续拉着手达到你们所想要达到的地方❤



评论(20)
热度(298)

© Serendip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