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dipity

✨My life is my message✨







Arashi团饭红担
@KkkkGezooo

Hallelujah 【竹马】

*旧文重发。因为有小天使说想看,我查了一下发现不见了,我、我不知道我对它做了些什么x

*圣诞快乐。既然又发了一次那我不要脸的把这篇旧文当成迟到的爱拔拔的生贺x红白加油,希望你一切都好。

*文长。不甜。流水账。OOC。







当二宫和也惯例清晨起床想要去学校的小树林里散步的时候,他闻到一阵清晨罕见的呛鼻焦味。空气中蒙上了一层黑烟,是有点污浊的脏。他皱了皱眉头,从口袋拿出口罩戴上,并顺手刷了一下推特看一下有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城市北部的树林发生了一场巨大的森林大火。火势熊熊,浓烟滚滚。推上的动图颇触目惊心,不过幸亏消防队员赶得及时,并没有酿成什么特大悲剧。


二宫和也把手机放进口袋,顺带裹紧衣领口。十二月寒风呼啸,天空是晴朗的灰,没有一丝云彩。这个位于北美南部的城市已经三个月没有下雨了。从他踏上这片土地到现在,整整92天,一滴雨也没有。这片土地迫切地需要一场雨——二宫和也注意到教学楼旁愈来愈干的草坪,在马场旁水位一直在变低的湖,学校小树林里被迫关闭的烧烤区,还有今天早上的森林火灾。


邻里街坊早就对着这件事情谈论不休,大家都在祈求一场雨。一场迟来的倾盆大雨。哪怕它和十二月的寒风一起来让人冷的难以招架也不要紧。这里太需要它了。无论如何,只要它来了,就好了。




北美的早晨是日本的夜晚。没有了夏令时,这两个位于地球两端的地方中间横亘了十四个小时。二宫和也在树林里一边散步一边刷着手机,朋友们在银宿的酒吧里灯红酒绿,及时行乐。二宫和也随手翻了一下,随便点了几个赞,然后便点开了“特别关注”。没有更新--实际上,他最后一条动态更新还停留在三个多月前。二宫和也盯着那个人的头像好一阵子,眼眶逐渐有点模糊。他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又是一阵寒风吹过,带起一堆散落在地上的枫叶,二宫和也拉紧口罩,把半个头缩到衣领里。

这个地方的纬度比家乡低得多,五年十年或许才会下一点小雪,和日本的冬天完全没法比。但是好奇怪,二宫和也站在那里,寒风吹的他睁不开眼睛,他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其实十二月也是可以很冷的。




刚来这边的时候二宫和也吃了不少苦头。在日本的念书时,他的成绩虽然不差,但是都是属于考前临时抱佛脚的类型。特别是外语考试,由于选择题奇多,随便蒙蒙也可以考的很好,因此二宫和也压根儿就不会在这上面下任何功夫。当然,二宫来的时候匆忙,几乎是逃窜似的,没有充分的准备,整个空降兵一样,也把周围的人吓了一大跳。第一次去上课教授要二宫和也做自我介绍,二宫憋了好久才说了这么一句,

“My name is Kazunari Ninomiya."

然后歪头想了想,再一本正经、信誓旦旦地补上一句,

"I am a good-looking guy."

二宫和也一辈子也忘不了整个班级一下子爆发出来的哄堂大笑。这一次连平日一丝不苟、认真严肃的教授也笑弯了腰。二宫和也也跟着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脸上的红晕一直爬到了耳尖。

不过因为这次滑稽的插曲,二宫和也倒是一下子和大家都熟络了起来。聪明人总是懂得寻找捷径。不到三个月,二宫和也就从那个在课前笨拙地做自我介绍变身为可以在各大小场合自如社交。但是尽管这样,他还是喜欢一个人呆着,不管是中午在饭堂吃饭,去图书馆学习,或者是去学校旁边的星巴克。他喜欢去小树林散步,喜欢去动物保护机构做志愿者,他喜欢去中国餐厅吃麻婆豆腐,都是一个人。有一次一个和二宫私交甚笃的同学问了二宫,为什么喜欢一个人呆在一起。二宫和也的眸子暗了下去。他沉默了一会儿,眼眶渐渐泛红,然后缓缓开口,声音里竟带着点嘶哑,

“或许是在惩罚我自己吧。”

“毕竟我自己就这么狠心地离开了、那个我最想在一起的人。”




对于二宫和也来说,自从十三岁遇到相叶雅纪了之后,他的世界里就不存在“平安夜”这种东西了。平安夜对他来说,就仅仅是相叶雅纪的生日而已。

二宫和也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相叶雅纪的情形。那是个盛夏的中午,相叶雅纪在帮的他父母从卡车上搬着东西,元气满满。二宫和也被他妈妈拉着上前去打招呼。相叶雅纪兴奋地回着他们的问候。他的额头上有汗珠,眉眼弯弯,露出了一个像是太阳光一般明媚的笑容。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二宫和也看着他的笑脸,嘴角也不自觉扬起。

二宫和也一开始单纯地觉得自己对这个人很有好感,想要和他做朋友。但在很多年之后,二宫和也回想起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对于一直试图和这个世界保持着距离的自己来说,这其实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小孩子们总是熟络的很快,特别是当两个人都对对方很有好感的时候。没过多久,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便已经形影不离。相叶雅纪喜欢打棒球,二宫和也喜欢打游戏。相叶雅纪会在放学之后拉着二宫和也一起参加棒球部的练习,而二宫和也会在晚上做完作业之后去隔壁叫相叶雅纪过来自己家打游戏,顺便带走一份桂花楼甜点。两个人午休的时候会去学校的天台一起吃着便当,会在假日的时候在阁楼上悄悄看着藏起来的写真集,也会一起去游乐园玩射击游戏。两个人在一起有着无数的乐趣,永远不会无聊,永远不会尴尬。

他们一起打闹,一起欢笑,携手跨越时间,在对方的人生中陪他一起长大。他们只需要一个眼神便可以知晓对方的想法,他们只需要凭借呼吸声就可以知道对方的喜怒哀乐,他们知道对方的一切喜好与厌恶。

其实,他们在还未熟谙世事的时候,便已经小心翼翼又满心欢喜地爱着对方。就像那些在教堂里礼拜的人们,心中都在虔诚地守护着另一个生命。




两个人那个时候关系好,其实在外人眼中还颇不可思议的。高中时候二宫和也脾气不太好,会对相叶雅纪进行严厉的说教,而且性格也孤僻,放学后是“回家部”的骨干成员,这和性格温和、人缘极好、并在学校各大活动大显身手的相叶雅纪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有很多人曾经私底下悄悄问相叶雅纪怎么可以和二宫和也走的那么近。相叶雅纪总是笑嘻嘻地说,

“因为是かず啊!かず只要是かず就好了。”

二宫和也曾经担心过,担心相叶雅纪有一天就找到别的更加志同道合的朋友,然后就顺势抛下自己。毕竟,自己宅、自己傲娇、自己爱钱…要是数缺点,估计数上三天三夜也数不完。而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比自己好的人,更糟糕的是,他们都想站在相叶雅纪的身旁。某种程度上来说,除了认识和相叶雅纪认识的时间长,他并没有什么东西胜过其他人,他也并没有什么资本可以自私地将相叶雅纪捆绑起来,让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他甚至会怀疑,相叶雅纪当初有没有后悔遇见自己。

“かず不要太担心哟,”一天棒球部活结束之后,两个人坐着总武线回家。二宫和也在座位上安静地打着游戏,旁边相叶雅纪在“哗啦啦”地翻着最新的写真,情绪很是高涨。列车上人不多,相叶雅纪的声音显得有点空旷,“かず只要做かず就好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旁的。”

二宫和也的手一抖,马里奥掉进了沟里,游戏结束。他却不生气,内心还有一丝感动。他低下头,眼眶有点泛红。这个少年,他有着白皙的皮肤和灿烂的笑容,以及宛如模特般的完美身材,他的眼睛是黑夜中耀眼的宝石,他温柔善良,他努力上进,他是被上帝眷顾的幸运儿。这样优秀的少年,细心地关注着自己,安抚着自己不安的内心。他就是那一束阳光,可以轻而易举地扫走二宫心中所有的阴霾。

只因为他是相叶雅纪啊。



二宫和也在小树林里散完步之后去了一趟超市。连日未雨,这里的空气变得异常干燥。二宫和也看着手上因为皲裂而刺痛的皮肤,心里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去入手一瓶护手霜。超市外面堆满了形状不一的圣诞树,风吹来,带来一股沁人心脾的松香味。许多人和家人一起在圣诞树前挑挑拣拣,都企图说服对方这棵的枝叶比那棵更均匀、更对称。

二宫和也无奈地笑了一下。他想起他上一年和相叶雅纪一起,在他成年的那个生日和他一起去挑圣诞树。这个家伙不知道大脑哪根筋不太对劲,一直嚷嚷着要去买圣诞树。二宫和也拗不过他,便陪着他去逛。相叶雅纪在一群圣诞树里左顾右盼,然后挑了一棵叶子稀疏。枝干甚至还是有点歪的其貌不扬的小圣诞树。二宫和也白了一眼,问他为什么要挑这棵树。相叶雅纪一本正经地想了一下,然后严肃地说,

“我和这棵树交流了一下,我很喜欢他,他也很喜欢我,所以就是他了。”

二宫和也叹了口气,肉肉的双手揉了揉太阳穴。相叶雅纪总是有常人大不相同的脑回路,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通过什么方式交流的?”

相叶雅纪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又比刚才更加一本正经的严肃表情说到,

Masaki.com。”

最后相叶雅纪心满意足地带着那棵圣诞树回家了,路上还晃着脑袋哼着歌。二宫和也无奈地跟在他身后,他的头上是被相叶雅纪硬塞在头上的圣诞帽,手里提着在超市里买的一堆圣诞树挂件。虽然二宫和也一直和他强调这棵其貌不扬的圣诞树根本无法承受这么多的东西,但是相叶雅纪依旧用他高涨的热情和作为寿星的绝对权力把整个货架给清了一次,兴高采烈地独留二宫和也在身后对着账单独自伤神。

“かず今年的圣诞愿望是什么啊?”走在前头的相叶雅纪冷不丁地回头问二宫和也。二宫和也想了一下,踢着马路上的小石子说到,

“任天堂明年给我免费提供一年的游戏。”

“哎~记得把那游戏也得给我一半啊。”相叶雅纪挠挠脑袋,笑的一脸灿烂,“我呢,只想和かず在一起!”

二宫和也脸一红,低下头不做声。他可以感觉到自己飞速跳跃的心脏,和狂飙的肾上腺素——十二月的寒风中,他的额头竟然有些莫名的汗意。相叶雅纪在一旁看着他,吃吃的笑,并继续哼着那不知名的歌曲。


相叶雅纪的生日真是个好日子呢,二宫和也心想,嘴角微扬。


惊喜还在后面。当天晚上,相叶雅纪在那棵圣诞树下磕磕绊绊地向二宫和也告白。他眼睛凉凉的,红着脸说着从玛丽苏文里面搬来的句子,听的二宫和也一阵鸡皮疙瘩,当然,也怦然心动。不过那明显策划好的场景让二宫和也大呼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并抱怨这个套路过于老套。不过他后来的抱怨通通被相叶雅纪吃进嘴里——他们戴着圣诞帽,在挂满了圣诞挂件有点摇摇欲坠的圣诞树下接吻。暖黄的灯光照在他们身上,带来来自平安夜最温暖的祝福。他们可以听到窗外隐约的圣诞赞歌,还有对方胸腔里有力的心跳声。


那是最棒的平安夜。


又一阵风吹起落叶,把二宫和也拉回现实。二宫和也看着依旧在争吵的买圣诞树的顾客们,突然间有点挫败,也有点伤感。他本以为他一个人可以活得好好的,无所畏惧,但是每每在街上看着成双成对的情侣,看着母亲拉着她的小孩,看着朋友们互相插科打诨,他就会想起他,他就还是会希望有人陪伴。他内心的那块最柔软的地方,早在他十三岁那一年便留给了一个人--

相叶雅纪。



超市的服务员扮着圣诞老人摇着铃铛出来推销圣诞树,并往二宫和也的手里塞了几颗圣诞薄荷糖。二宫和也笑着道谢,然后往超市里走,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二宫和也拿出来,看到上面的信息,手抖了一下,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那个三个月没有更新过动态的人,突然间在Line上和他发了一条信息,

“かず,我很想你。我们谈谈好吗?”




爱可以给一个人自由,也可以将一个人束缚。

或许是因为太过熟悉对方,因此在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相处模式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但是或许就是因为没变,所以才会产生不安,产生猜疑,终而产生无法调节的矛盾。

在一起之后,二宫和也开始变得多虑和多忧。他会揣测相叶雅纪在给别人每一个笑的背后是怎么样的想法,他会嫉妒和相叶雅纪在一起勾肩搭背的朋友们。他开始变的任性,他享受着也炫耀着自己独有的那相叶雅纪无论怎样都会乐呵呵地哄着自己的、作为他男朋友的特权。当然,再治愈的人也会有难受的几天。但二宫和也总是变本加厉地从相叶雅纪那里索取,然后坐在那里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相叶雅纪的温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有了摩擦,有了争吵。但每一次,都是相叶雅纪好声好气地哄回二宫和也,而二宫和也从不低头道歉。因为他知道相叶雅纪不会离开他。绝对不会,离开他。

这个样的相处模式把他们推上了一个摇摇欲坠的独木桥。终于有一天,两个人因为一件鸡皮蒜毛的小事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争吵。说起来很可笑,三个月后,二宫和也甚至都记不清他们两个当时是因为什么而吵起来。但是当时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恨不得和对方打一架。两个人年轻气盛,在气头上都毫不顾忌地往对方身上捅刀子,什么刺耳的话都说了出来。争吵一直持续,直到相叶雅纪对他吼了一句,

“早知道没有遇见你就好了。”

人都有着可以断章取义然后说服自己的超能力。二宫和也怔在那里,眼眶开始变红。他看着相叶雅纪,心里想着,看吧,你心里果然是这样想的。果然是这样。那么我只要离开,就好了是吧。

于是,三天之后,二宫和也走了,走的义无反顾。他拿着一个小行李箱,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跑到地球的另一边。他甚至没有和相叶雅纪道一声再见,试着和他谈谈解开误会。年轻的时候有着不怕天高地厚的雄心壮志,总觉得自己可以踏出一条路,开拓一片天地。那个时候,二宫和也没想太多,只是有点幼稚地想要向自己爱的那个人做愚蠢的证明:看,你在我心中一点都不重要。我没有你,一个人也可以活的很好。

然而,现实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粉碎他伪装出来的所有的豪言壮语。二宫和也自己知道,他一个人活的很不好。这里的食物很难吃,这里的学业很繁重,这里的人们很难交往。他一个人就像是在一座孤岛上,孤独又疲惫地找寻着可以生存下来的路途。更困难的是,他想相叶雅纪,但是他走不开。他不可以在一个没有课的下午说走就走去找相叶雅纪。他只能浏览着手机里他们曾经在一起照的那些美好的照片,借由记忆在每个漫漫长夜给自己带来一丝温暖。

他不敢在Line上找相叶雅纪。在他走不久之后,相叶雅纪就犯了气胸,在医院里躺着静养。妈妈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字里行间还是流露出一些对他说走就走的抱怨。在那一瞬间,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任性和自私。那是一个让他一下子就成长的瞬间。所有的隔阂和伤害,其实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相叶雅纪一直就在自己身旁,他一直就在。

他自己,到底是有多过分。

然后他开始惩罚自己。他逼着自己享受孤独,逼着自己早起,逼着自己吃苦。他开始尝试着相叶雅纪所有的爱好。相叶雅纪喜欢大自然,他便自己早起去树林散步;相叶雅纪喜欢动物,他便自己去动物保护协会做志愿者;相叶雅纪喜欢吃麻婆豆腐,他便自己去中国餐馆吃麻婆豆腐。他开始社交,开始正式进入棒球队打棒球。他要变,他要变成可以心安理得站在相叶雅纪身旁的人。

直到他看见相叶雅纪的Line。只是那一瞬间,就是那一瞬间,二宫和也感觉得到,相叶雅纪在屏幕那头的小心翼翼和隐隐期待。他一直在原地等他,从未离开。

二宫和也突然间觉得很累、很累。他觉得自己很愚蠢。他跋山涉水来到半个地球之外,只是向自己证明了自己有多离不开相叶雅纪。现在的他,他一个人走的太久太远,直到停下来才发现双脚已经疼痛不堪。他很累、很累,他已经累到没有再去伪装的力气,累到没有再去推开温暖的勇气。他可以放下一切,只为赢得相叶雅纪回来。他太渴望这份爱、这份温暖,以致于无论怎样,无论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只要来了就好。他迫切地渴望着相叶雅纪,就如同这片土地迫切地渴望着这样雨。

感谢他们终于,又在一起。

感谢上帝,二宫和也在胸口画了个十字。他以前从不信教,却在经历了所有之后虔诚地感谢上帝给他所有的恩赐。那一定是来自神明的力量,让他们两个又再次踏出那一步,走到了一起。




相叶雅纪在Line上告诉二宫和也他会在平安夜的晚上抵达北美,他兴奋地说想要两个人腻歪地度过一个比上一年更棒的平安夜。两个人重新在一起之后依旧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二宫和也对这普通感甘之若饴。尽管二宫和也还是淡淡地回应着他过于热情高涨的信息,心里却按捺不住那份激动。他无数次查阅着那个航班的资料,知道那个航班24号早上9:25分从日本出发,24号早上10:31分抵达北美,那个航班上有276名乘客…

一个人呆的久了,可以麻痹掉孤独,微笑着说享受着独来独往一个人的世界。但是当知道自己心尖上的那个人将要来到你面前的时候,那用三个月筑起的心墙便被轻而易举地击垮。那个时候,在心墙外名为“孤独”的潮水才向自己那颗柔嫩的心涌来,提醒着自己,自己到底曾经有多孤独。

23号晚上,二宫和也睡不着觉。宿舍的暖气让人有倦意,但是他却毫无睡意。他满脑子都是相叶雅纪,他的眉眼,他的笑容,他的吻。越想越精神,越想越激动,二宫和也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入睡,于是便索性一个人坐车来机场通宵。这是一个永远繁忙的地方,每天二十四小时承载着人们的别离的悲伤和重逢的喜悦。机场早已经被各种圣诞的装饰装扮着。候机大厅里那棵巨大的圣诞树上的灯闪着耀眼的光芒,树底下摆满了礼物盒,旅客们在前面微笑着比着剪刀手,合影留念。机场大厅的广播里播着各种人们耳熟能详的圣诞颂歌,二宫和也轻轻跟着哼了起来。机场晚上很冷,二宫和也裹紧了大衣,找了个比较暖的地方,坐在那里玩游戏机,不知疲倦。

他透过机场玻璃,看到了从东方冉冉升起的太阳,带着罕见的早霞,将这个天空涂成粉红色。那是绚烂又震撼的光景——阳光照亮了整个地平线,赐予万物生机。不知怎么的,二宫和也又想起那一次在总武线上,相叶雅纪在自己耳边说的话,他的嗓音在空旷的车厢里显得有些遥远,

“かず只要做かず就好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旁的。”


感谢上帝,二宫和也心想,尽管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但是他最终还是回到了我的身边。




相叶雅纪并没有怎么变,还是记忆中那样子。唯一有点变化的,是那双因为长途飞行而染上的风尘仆仆。二宫和也在人群中一下子便认出了那个颀长的身影,立刻踮起脚尖向他挥手示意。相叶雅纪也留意到了他,一下子绽放出一个比以前更加明媚的笑容。他提着行李走过来,那路程对于二宫和也来说像是耗费了一个世纪,然后他站在二宫和也的身前,笑着张开了双臂。二宫和也鼻子一酸,上前扑进了他的怀抱。

“我回来了。”

相叶雅纪的嗓音在二宫和也的头顶响起。那一句短短的话里面包含着太多的情绪,一下子击得二宫和也溃不成军。二宫和也没忍住,眼泪唰唰往下掉。他哽咽着回了一句,

“欢迎回来。对不起。对不起。”

相叶雅纪没有回答,只是将他搂的更紧。二宫和也闻到他身上熟悉的香味,才知道自己原来有多思念他。

在机场的其他人突然爆发了一阵欢呼。他们互相拥抱着,指着机场玻璃大声叫好。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有点懵,他们顺着人群看过去--

玻璃窗外,是倾盆的大雨。这场雨有着尼加拉瓜大瀑布的气势,从天空中一泻千里,雨点大到甚至让人看不到五米之外的世界。三个多月,一百零七天,人们漫长又虔诚地祈愿,终于等来了这片土地太过需要的一场雨。

二宫和也倚在相叶雅纪的胸前,听着他和人群一起欢呼,不由得感叹道,这个人真是个奇迹boy。

那些漫长的痛苦,那些无奈的思念,那颗因孤独而逐渐干涸的心,全部都被这一个人,慢慢温暖滋润着。像是这便干旱的土地,终于等到雨露的眷顾。不管中间经历了什么,不管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怎样,来了就好。




无论怎样,这苦苦盼了三个月的雨,还是如约而至地到来了身边。上帝听到了人们的祈愿,带来了点点雨露,滋养着这片干涸的土地。
Hallelujah.

那些漫长的夜,那些痛苦的等待,那些无奈的思念,没有把我击垮。上帝听到了我的祈愿,赐予我爱的能力,让我有力气把这些全部化成力量,终于熬出了一个自己期许的未来。
Hallelujah.

失去了的没有永远失去,我爱的人他从未离开。上帝听到了我的祈愿,没有让我们从此一刀两断,而是让我们命中注定还是在一起。我知道我爱的他,不管我走到哪里,变成什么样,他还是会站在原地,张开双臂微笑着迎接迷途的我。
Hallelujah.

1982年的平安夜,上帝一定是听到了来自未来的我的祈愿。人们在寒风中唱着圣诞颂歌,在炉火旁交换着圣诞礼物,在舒服到让人有倦意的沙发上打盹儿,然后你呱呱坠地,向这个世界发出了第一声响亮的哭啼,那是你在向这个世界打的第一声招呼。那也是我心中奇迹降临的夜。
Hallelujah.

-Fin.-



感谢 @柯西不等式 

评论(6)
热度(129)

© Serendip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