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dipity

✨My life is my message✨







Arashi团饭红担
@KkkkGezooo

怦然心动「竹马翔润ABO」05

*谢谢gn们❤️咸鱼了这么久终于更了这篇,向伟大的催更势力低头。

*最近还是有很多事情,状态并不是太好,因此更文的速度会很慢,先说声抱歉。

*ABO设定;OOC和傻白甜预警;大学时代背景

当然我是不会说我终于用上ABO设定啦可喜可贺但是是车祸现场

*希望gn们看的开心❤

============================================================

00-01   02   03   04  

============================================================

05


  松本润还记得自己年少时看的少女漫画,里面英俊潇洒光芒四射的alpha主人公用着无人能挡的魅力吸引着才华横溢的omega,两个人怦然心动一见钟情一路过关斩将最后喜结连理共度一生,天天花式秀恩爱羡煞旁人。可就是这么玛丽苏甚至有点无厘头的剧情,却让刚刚得知自己是omega的松本润有了一丝羡慕。其实他那个时候对“爱情”还没有什么很深刻的概念,除了知道如果像他的追求者一样走火入魔的话大概会很糟糕之外,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而他家表哥二宫和也一直在旁添油加醋地循循善诱,给他灌输“爱情是愚者的坟墓”这样的观点。他说,你看那些总是递情书给我们的人,他们所谓的爱情除了带给我们数不尽的烦恼之外,还有什么。年幼无知的松本润用表哥的这句话给自己的人生哲学添上了厚重的一笔,表示从此要远离麻烦和爱情的坟墓。

  

  嘛,不过人生的一大特点,就是你永远无法完全掌控它的轨迹。

  

  刚满十八岁的松本润如愿以偿地踏进J大校园,东张西望兴致勃勃地他看到了在服务站给一脸茫然的新生们指路的樱井翔。一下子吸引他的是在烈日下那一身学生会制服还有虽然垫了却依然很溜的肩膀。因为角度的关系,他看不清他的脸,却能听到他的声音,低沉的、磁性的,像是一眼温泉,轻柔地将他慢慢包裹起来,慢慢地拍打在他的心房上——

  “Beta宿舍在医学楼的隔壁。前面一直直走在第一个路口往左拐就是了。”

  “图书馆在饭堂的隔壁,从这边走,过了两个路口之后往右拐,直走,之后左拐就到了。”

  “对,我是这届学生会的会长。开学之后欢迎来申请学生会。”

  “我叫樱井翔。”

  

  松本润直到很久之后还清晰地记得那一天,他听着樱井翔的低沉的嗓音给茫然的新生指路,微笑着以一句自我介绍挡掉了所有问电话号码的别有用心,突然间对大学生活充满了期待。“樱井翔”,松本润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并低着头没出声地跟在自力更生找宿舍的自家表哥——说实在的,他在这个时候有些埋怨因为自家哥哥过于强大的自理能力,让他失去了一个光明正大上去搭讪的机会。

  不过,咦,等、等等——我再想什么?

  搭讪?

  松本润下意识地侧头看着身旁总是一脸宠溺满足自己所有需求的自己表哥那张逆生长的脸,觉得弟控到极点的二宫和也要是知道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估计先会把樱井翔拉出来决斗一场战个你死我活再说。而一向高情商的松本润深谙“先斩后奏”的道理,隔天二话不说先把学生会的申请表递了上去。

  爱情是要靠自己追求的,这是无数少女漫画交给松本润的人生道理。

  

  面试的过程比松本润预计的要更顺利。除了坐在中间西装革履、一丝不苟地记着笔记、帅出天际的樱井翔让他一开始非常紧张之外,他大体发挥的都很不错。他一向是喜欢活动策划和社交的人,因此在面试官们面前可以毫无压力地对于校内外活动策划侃侃而谈,还顺带提了不少自己之前记在手账本里的期望和想法。他看到樱井翔左手托着下巴,聚精会神地听着他讲自己的见解,大眼睛里闪着赞许的光芒,还时不时在他的手账本里记下松本润提到的各种点子。松本润讲完之后,回神发现自己的手上全是汗。他有点紧张地看了一下面试官,留意到面试官们——特别是樱井翔——赞许的眼神,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进入学生会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只是远远出乎他意料的,是后续的发展。

  

  松本润不仅进入学生会,还被樱井翔直接钦点为主席助理。据说主席助理是樱井翔在这一届突然设定的一个职务,职责还意外的挺多,权利挺大。不过这莫名其妙的举动倒是让众人很是纳闷,但是大家对于樱井翔做出的决定都很是信任,因此也都没说什么。可是对此,松本润倒是很忐忑。在接到邮件通知他去报到的那一天晚上,他和二宫和也倾诉了一下他一下子被委以重任有点不知所措的惊慌,而打游戏正打到兴头上的二宫和也只是默默地说了一句,“惊慌什么,放轻松。这是你的能力范围之内,J。樱井翔这家伙算是有点眼光,能发现你这块璞玉。要是他随随便便把你丢到一个鸟不拉屎的部门,我就把他踢下台。”

  ……松本润怔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先不要把自己其实更担心的是和樱井翔见面的事情说出来。自家表哥对于自己的感情事观念一向腐朽老旧,开导之路漫漫无期。而眼下最有效的办法,估计就是先斩后奏。

  “まちゃん,”樱井翔握住了松本润的手,将他拉回现实。松本润感觉到樱井翔那带着些凉意的、关节分明的手指头上有因为握笔太多而产生的老茧,“有在想什么事情吗?”

  松本润摇摇头,冲他笑了一下,回握住了他的手。他对上了樱井翔充满期待的眼睛,“我也喜欢你。”

  樱井翔笑起来,眼角弯弯。松本润看着他,心情像是冲上云霄一般喜悦。他全身上下的因子都在兴奋地鼓着掌欢呼着,但是他却觉得像是梦一样,这一切都太不真实。或许是神明终于眷顾自己,满足自己的愿望——他听到樱井翔最温柔的告白,接受着樱井翔最精致的惊喜,然后享受着和樱井翔手牵手毫无顾忌地走在大街上的特权。

  

   而此时此刻,除了感谢,没有办法用任何平淡无奇的文字表达出心中盈满的幸福和爱意。

  

  樱井翔带松本润来的地方是最近开的植物博物馆,最近正在举办盆栽展览。松本润对盆栽兴趣很足,因此一直都很想来这个地方逛一下,可是太忙一直都抽不开身。所以当他看到樱井翔变法子似得从口袋里掏出两张门票的时候,他止不住内心的激动叫了起来,“翔君怎么知道我想要来这里啊?!”

  樱井翔似乎对松本润的激动很是开心,他得意地笑笑,“你的书桌上出现了好几次关于这个植物博物馆还有这个盆栽展览的剪报,我猜想你应该想来,所以就买了门票。”

  松本润接过门票,一蹦三尺高地拉起樱井翔就往博物馆的入口走去。博物馆很大,在陈列柜里面摆的整整齐齐的盆栽让松本润两眼发光,整个人的兴致都被提起来了。他就拉着樱井翔到处逛,并顺便充当了樱井翔的免费讲解——他滔滔不绝地向樱井翔介绍着喷在展览里面的盆栽,并游刃有余地回答着樱井翔丢过来的问题。逛了几个展区之后,樱井翔充满敬佩地看着松本润,不由得发出了赞叹,“好厉害!まちゃん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只是兴趣而已啦,”松本润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平时稍微留意了一下而已。”

  樱井翔牵起他的手,亮晶晶的眼神充满期待地看着他,“松本导游,接下来请继续带我参观吧。”

  松本润自从迷上了盆栽之后就经常一个人来看盆栽展览——虽然他的表哥多次主动请缨要来陪他,但是都被他婉拒了。自从他第一次带着二宫和也去一个大型的盆栽展览,而二宫和也在手离游戏机十五分钟之后就开始打起了哈欠可还是认真听完他的讲解之后,松本润就没有再让二宫和也跟着过来了。他是名副其实的兄控,不希望自己的表哥对于自己做出过多的牺牲。对于他来说,看盆栽展览更像是一个充电的过程——为他补充知识,每一次看完之后内心都充满平和的满足感。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和樱井翔在一起,松本润就总是觉得自己体内名为“热情”的开关就被打开了。和他在一起,自己总是对每一件事情都充满了热情,兴致高昂地去对待或许在别人眼中看起来是很普通的事情。就像现在,他讲着盆栽知识,却感觉到血液加速的沸腾,感觉到自己声音里的喜悦,还有盈满心房的激动。和这个人在一起,生活就像是一个再探险的过程,那吸引心脏猛烈跳动的闪光点,总是让他欢呼雀跃。

  或许,这就是松本润独有的,和樱井翔在一起产生的化学反应吧。

  松本润看着一脸认真地听着自己讲解、并时不时在手账本上记下松本润的话的樱井翔,他感觉好像两个人回到了两人的相遇,在学生会的面试上。

  

  

  盆栽展览的出口售卖盆栽。松本润待在那里左挑挑右看看,想买盆栽却难以下手。在逛了半个小时还没有选出来之后,有选择困难症的处女座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男友,“翔君,你有什么建议吗?”

  樱井翔一点也不介意松本润的磨蹭。实际上,松本润皱着眉头满脸纠结的模样在他眼中很是赏心悦目。他定了定神,在店里看了一圈,然后捧起了一盆小小的、却非常挺拔的松树,“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松本润凑过脑袋去看。看来看去觉得还是自家男友的眼光好,完全没有什么问题。果然是樱井翔,一下子就可以敲定主意。他接过樱井翔手里的盆栽,小心翼翼地盯着它看,然后笑着说了一句,“你好呀,小松树,从今以后咱们就多多指教吧。”

  “まちゃん,咱们要不要也买这一盆,”樱井翔从身后出现,捧着另一盆大小相仿的樱树。松本润歪头看了一下,眼里充满了一些狡黠,“是寓意我和你吗?”

  “是啊,”樱井翔笑起来,将手上的盆栽也递过去。松本润微笑着接过,然后一本正经的和小樱树说,“你好呀,小樱树,从今以后咱们就多多指教吧。”

  说完,想了想,再补了一句,“小樱树,小松树,你们也要好好相处啊。”然后就屁颠屁颠地跑到收银台结账了。

  “这次的生日过的怎么样?”回程的路上,樱井翔捧着小松树仔细端详着,有点期待地问着松本。

  “最棒的。”松本润看着樱井翔专注地看着小松树,像是对待一件旷世珍宝一样,内心流过一阵暖流。

  不管是在哪里,不管是干什么,只要和你在一起,就是最棒的一天。

  

    “教练、队长辛苦了,我们先走一步啦。明天见。”天边散着晚霞的余光,队员们换好便服,背着书包向教练和队长鞠着躬道谢。太阳刚下山,空气中还残留着些许热度。入秋的风带来了凉意,消除了在白日里的燥热,很是惬意。二宫和也猫着腰在场边收拾着棒球队员们用过的水瓶,旁边的大篮子里杂乱地摆着还没整理的棒球手套和棒球。相叶雅纪笑嘻嘻地和队员们挥着手,然后小跑过去帮二宫和也整理篮子里的棒球手套。

  “啊,我自己来就好啦。”二宫和也捧着一堆水瓶,放到篮子里,并拿了条毛巾挂在相叶雅纪的脖子上,“快点去洗澡啦。不要着凉了。”

      “好。”相叶雅纪抬起头,在二宫弯下腰递毛巾的时候顺势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眉眼弯弯。二宫和也嫌弃地推开了相叶雅纪,红着脸嘟囔着,“赶紧去洗澡啦,浑身都是汗脏死了。”

      相叶雅纪摸了摸二宫和也的头,然后拿起衣服往淋浴室走去。

  

      车祸现场请注意。


-TBC.-


评论(32)
热度(178)

© Serendip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