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dipity

✨My life is my message✨







Arashi团饭红担
@KkkkGezooo

你的意义【竹马翔润ABO】(番外1)

*鞠躬感谢像小天使一样的gn们对《你的意义》这个故事的喜爱o(^▽^)o

*gn们的哈特哈特治愈了我被due摧残的不行的心♥谢谢评论区的小天使们♥

*趁着稍微有空就码了一个5k的小番外,接下来又要忙忙忙( ▼-▼ )。

*ABO设定,本篇涉及生子,也有些私设,请避雷。

*本篇是竹马微翔润。下一篇应该是翔润微竹马。

*BGM--IU 你的意义

*希望gn们看的开心♥

============================================================

你的意义(上)               你的意义(下)

============================================================

  01 

  厨房飘来一阵诱人汉堡肉的香味。二宫和也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七个月之后,他便正式地翘班,拿着丰厚的薪水安逸地呆在家里打打游戏。桌面上的茉莉花茶依旧散发着热气,二宫和也眼角的余光可以瞥见围着围裙的松本润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而那位有着标志性溜肩的樱井翔就乖乖地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Omega一动不动——二宫和也知道前几天他把糖当成了盐,轻松地毁了松本润花费了一个半小时本来要做给自己的一锅汤。为此樱井翔结实地挨了一顿骂,估计现在再次被松本润下了“厨房重地,禁止进入”的通牒。傍晚的夕阳透过百叶窗温暖地洒在这两个人的身上,在地板上拉出了不规则形状的影子。

  二宫和也撇撇嘴,侧过头,看着日历上用着红笔圈出来标记的“弟弟结婚”的字样,在心里暗暗数着日子——还有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自家软萌可爱的弟弟就要被迫改姓“樱井”了,这是多么惨无人道的事情啊——“其实也不是这样的吧”,昨天和相叶夫夫一起在韩国料理店吃饭的风间俊介一边咬着热气腾腾的烤肉,一边口齿不清地说,“ニノ你结婚之后不是也不改姓嘛!那雅纪くん不也还是都由着你。而且ニノ,翔くん对松润的爱不比雅纪くん对你的少。你就不要太担心了。”

  可是问题是松本润自己非常的想改姓啊——二宫和也用自己的汉堡手无奈地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虽然自己一直对弟弟强行灌输“松本润”这个名字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最好听的名字千年难得一遇因此就算结婚了也要坚持使用像他一样不能倒在各种政策的无情压榨下这种扯不到边际的观念,但是樱井翔显然对二宫和也的这一招早有防备,不但总是用各种套路将松本润撩的七荤八素,而且买通相叶雅纪,只要他一开始有机会对松本润个人讲座的时候就笑嘻嘻的上前去吻住他喋喋不休的嘴——这个套路显然对二宫和也很受用。每一次热吻完毕后,二宫和也都会用泛着水光的眼睛和红透了的脸瞪着自己的Alpha的脸,顺便将刚才自己想要讲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当然,二宫和也才不会承认相叶雅纪对他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他坚持是因为怀孕了之后激素分泌和平时不同才让他对这种脸红心跳的事情各位敏感——尽管这个理由并没有什么说服力。对于事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ニノ,晚饭好了。”松本润端着一盘丰盛的晚餐慢慢走到二宫和也的面前,那宛如法式大厨做出来的顶级料理让二宫和也垂涎欲滴,“我上网搜了一下,改进了一下食谱。这样你应该比较可以吃得下。”

  “谢谢,J,这看起来真的太棒了。”二宫和也有些困难的支起身,松本润和一直默默跟在松本润身后的樱井翔都赶紧上前搀扶他——那日益突出的肚子对他的日常活动产生了一些限制,“现在恨不得一下子就把它吃完。”

  “还需要一杯热水吗?”松本润一边切着盘子里的汉堡肉一边问二宫和也。在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之后,便递了一个眼神给樱井翔——后者很有先见之明地在松本润递眼神过来之前便已经吧嗒吧嗒地跑到厨房往印着马里奥图案的杯子里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吧嗒吧嗒地跑回来笑嘻嘻地递回给松本润。松本润将水和晚餐盘子一起放在二宫和也的面前,“昨天产检的时候医生怎么说?”

  “一切安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挺顺利的,”二宫和也叉了一块汉堡肉就往嘴里塞,那味道好的让他止不住地感叹,“J做的东西果然好吃!你们的婚礼之后大概就差不多了。”

  “所以说婚礼的话ニノ还是不要参加了吧?”松本润接过樱井翔从沙发的另一头递过来的毯子,帮二宫和也盖上,“和你的预产期离的这么近,我很担心。要不我和翔くん临时把婚礼推后,等到我们顺利迎接到了优香和绚斗再说?”

  “没事的啦,J。你们俩都这么忙,圣诞节求得婚拖到现在才可以办婚礼,再推后我估计大家都会被你们逼疯。不要紧的,我一定会到的,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能缺席呢?”二宫和也口齿不清地咬着汉堡肉,带着点酸甜味道的松本润牌汉堡肉令他的食欲大增,他又夹了一片土豆塞进嘴里,“况且雅纪马上就回来了,他会照顾好我的。你们就好好地准备好你们的婚礼吧!”

  

  

  没过多久,门口响起了钥匙的声音。下一秒,门就被打开了。相叶雅纪穿着机长制服,拿着一堆东西走了进来。额头上微微渗出了一点汗,“かず,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二宫和也冲着相叶雅纪笑了一下,然后再往嘴里塞了几口汉堡肉——怀孕之后的食量变得异常的大。相叶雅纪笑嘻嘻地放下手中的行李,和樱井翔还有松本润打了招呼之后便走过来坐在二宫和也的旁边。他修长的手指微微地抬起二宫和也的下巴,不假思索地就吻了下去。一吻完毕,相叶雅纪带着亮晶晶的眸子,眼里充满了无限温柔,“下一次我们一家一定要去悉尼玩——从空中看下去悉尼的夜景真的美不胜收。”

  “バガ。”二宫和也抬起手糊上了相叶雅纪的脸,红晕从脖子一直爬上耳尖。相叶雅纪的右手轻轻地覆上了二宫和也隆起的肚子。他们的孩子似乎感应到了三天没见的父亲,很配合地踢了一脚——而感受到孩子们动作的相叶雅纪笑得连眼睛都看不见,过大的幅度使得他的脸上出现了许多褶子,“看来优香和绚斗都很喜欢我呢!”

  

  在一旁的松本润和樱井翔不约而同地对这对无意识秀恩爱的情侣白了一眼。两个人心照不宣,嘴角微笑着一起溜到了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家里的客房里面。

  

  窗外,夕阳的余光失去了白日的灼热,却依旧有着暖心的温度。变红的树叶在风的吹拂下离开枝干,在空中划着好看的弧度,落叶归根。金黄的光芒温柔地洒在行色匆匆地行人的身上。在沙发上,唇舌交缠之间,二宫和也想着,真好呢,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02

  空气中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不远处可以听到医生和护士的讨论声和推车的车轮和地板摩擦的声音,电视机里播放着最新的月九剧,家属们在冰冷的长凳上或是有点疲倦地打着盹,或是一脸严肃地看着手中的化验单和诊断书。一身正装的相叶雅纪看着手术室门上亮着的红灯,额头微微渗着点冷汗。他双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西装的衣角,力气大的关节有些发白。

  “二宫和也会没事的,”同样一身正装的风间俊介拍了拍自家好友的肩膀,“昨天产检的时候医生说胎位很正,应该会挺顺利的。”

  “……可是已经三个小时了。”相叶雅纪的眼睛依旧没有离开手术室门上亮着的红灯,声音紧得发涩,“你知道的,我无法承受失去他,不管是在怎么样的条件下。”

  风间俊介看着脸上面无表情的相叶雅纪,没有说什么,只是再次轻轻拍了拍相叶雅纪颤抖的肩膀。

  

  当松本润和樱井翔接待好参加婚礼的宾客和大野智一起赶到医院的时候,二宫和也已经在急救室里待了六个小时了。风间俊介在相叶雅纪的旁边啃着刚才从医院小卖部买的菠萝包,相叶雅纪一直维持着三个小时之前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大野智以为相叶雅纪是从哪家美术馆里暂时借来的超仿真人体雕像。

  “现在情况怎么样?”松本润喘着气,满脸焦急地问着坐在急救室外长椅的相叶雅纪和风间俊介,而樱井翔则站在松本润的身后轻轻抚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医生有说什么吗?”

  “还没有,”风间俊介把嘴里正在咀嚼着的菠萝包往下咽,“也没有医生和护士出来通风报信。你们还是先坐一下吧,今天辛苦了。”

  

  松本润和樱井翔便在风间俊介的隔壁坐了下来,两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今天举行婚礼的欣喜和疲惫之情。他们相互倚在一起,靠在背后冰冷的墙上闭上眼睛假寐。大野智走到相叶雅纪的旁边,拍拍他还是在微微颤抖的肩膀,企图让自己的好友冷静一下——他感觉到相叶雅纪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像是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或许我们应该再晚一点的,”相叶雅纪突然间低声说了一句,有点开始泛红的眼眶里夹杂着一种名为“悔恨”的情绪,姿势依旧没动,“我们是不是还没有充分准备好?”

  “没有哦,”大野智黏黏糊糊的声音响起,依旧像是没有睡醒似的,“这段时间来,雅纪和ニノ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哦。辛苦了。”

  

  没有终点的等待或许是最让人坐立难安的一项任务。播完了月九剧的电视里随机放着最新大热的单曲MV。医院开始变得有些冷清,只剩下一些晚班的护士和部分家属在低声交谈。消毒水的味道倒是依旧这么浓。相叶雅纪的思绪飘忽不定——他想起了很多事情,全部都是和二宫和也有关的。他想起了在他五岁的时候第一次见二宫和也的时候,那白净的皮肤配上黑溜溜的大眼睛,让他有一种在他脸颊上咬一口的冲动;他想起了在高三的二宫和也第一次热潮期的时候,在他身下的二宫和也半睁着双眼,脸颊酡红,肉肉的汉堡手搂着他的脖子让他标记他;他想起了在向二宫和也求完婚之后那天晚上,两个人之间的难舍难分和畅快淋漓;他想起了在怀孕期间,两个人笨手笨脚,又小心翼翼的做着准新手父亲们必备的功课……

  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里都充满了二宫和也的气息和影子。

  而他甘之若饴。

  

  手术室的灯熄灭了。

  

  相叶雅纪猛地站起身,却差点在平地上摔倒——长时间的没有变换姿势让他的四肢开始发麻。他看到医生摘下口罩从手术室的大门走出来,也不顾身上的酸痛,踉踉跄跄地就跑过去。而他的好友们也紧跟在他身后,往医生走去。

  “谁是二宫さん的Alpha?”医生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却隐藏不止眼角的笑意。相叶雅纪连忙站上前,他的额头都是汗,嗓音有些沙哑,“我是。现在怎么样了?かず还好吗?”

  “恭喜你。”医生的嘴角咧起,相叶雅纪身后的四人都松了一口气,相叶雅纪却依旧紧张,“二宫さん和孩子们都健康,一切平安。你和我来一下吧,二宫さん想见你。”

  

  相叶雅纪迈着有点沉重的步子跟随着医生走进去。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强烈的让相叶雅纪皱了皱眉头。没过多久,他就看到了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在休息的二宫和也,他的脸上充满了汗水和泪水的痕迹。相叶雅纪的心被猛地抽紧了一下,他走过去,二宫和也听到脚步声睁开了双眼,咧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相叶雅纪听到了不远处孩子们响亮的哭声——属于优香和绚斗的,那是他们对自己和二宫和也还有这个崭新的世界在打的招呼。

  

  欢迎来到我们身边,我们最亲爱的优香和绚斗。

  

  相叶雅纪低下头,在二宫和也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他对上二宫和也的眼睛,看不见眼白的眸子柔情似水,“かず,辛苦了。我爱你。” 

  

  03

  “优香,绚斗,赶紧下来吃早餐了,不然就要迟到了哟。”客厅里的时钟刚刚指过七点钟,相叶雅纪就拍着自家小孩们的房间,叫着他们起床。从楼下厨房传来烤松饼的香味,混在着刚刚煮好的咖啡的香味,阳光从百叶窗的间隙穿过来洒在走廊上,一条一条的很有层次感。看着没有过久就睡眼惺忪迷迷糊糊走出来排队去盥洗室洗漱的优香和绚斗,相叶雅纪就在心里再次感谢上帝没有让自己的小孩和松本润的起床气沾上任何一点关系——他对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早上偷偷去二宫和也寝室找他吵醒了松本润差点没被打死的悲惨经历仍然心有余悸。

  

  相叶雅纪看着两个小家伙在盥洗室的洗漱台那里为一个水龙头你争我抢,嘴角不禁微微扬起。优香有着明显的优势——尽管同岁,但是她有着比绚斗高的个子和比绚斗长的手臂,轻易地就占住水龙头给自己的杯子里蓄满了水。无意间侧头瞄了一眼,优香留意到绚斗睁着带着泪光的大眼睛,一脸委屈。优香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没有犹豫地就把自己蓄满水的水杯递了过去。

  相叶雅纪笑着更加开怀。他走过去,双手揉了揉优香和绚斗的头发。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相叶雅纪转过头,看到穿着围裙的二宫和也倚着门口擦着手,一脸温柔地看着他们三个。看着自己的Omega的那张十几年都没有变过的脸,相叶雅纪心里还是一阵悸动。他走上去,结结实实地吻住了二宫和也。

  

  然后他听到了孩子们的笑声。洗漱完的优香和绚斗一脸坏笑地看着正在亲热的自家父亲和老爸,留意到他们的视线之后便装模作样地捂着眼睛,一路大笑地叫着跑向了楼下的餐桌。相叶雅纪笑得依旧是一脸天然,俯身又在二宫和也的唇上啄了一口,然后便跟在优香和绚斗的后面一路小跑着下楼。而二宫和也无奈地看着爱闹的三个人,嘴角却微微扬起。洒在走廊上的光比刚才的更有热度,在树叶与风的簌簌声中间听到了小鸟鸣叫的声音。

  

  二宫和也听着楼下传来的争抢蓝莓果酱的声音,有些恍惚。原来转眼一晃,四年就过去了。

  

  二宫和也走到餐厅,优香和绚斗已经用面包把嘴塞得满满当当的了。今天是他们去上幼儿园的第一天,优香很是兴奋,而绚斗则有点不情愿——他们长得很像,都是典型的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的混合体,但性格却迥乎不同。优香继承了相叶雅纪的天然开朗,而绚斗则继承了二宫和也的聪明内敛,不过两个都很讨人喜欢。相叶雅纪一边咬着面包一边喝着牛奶,还一边口齿不清地督促着优香和绚斗要把牛奶喝完——只有好好喝了牛奶以后才可以长的像他和爸爸一样这么优秀。

  二宫和也换好制服,看着优香和绚斗端着盘子摇摇晃晃地走向厨房,把手里的东西端正地摆进洗手池。相叶雅纪系着领带,手臂上挂着优香和绚斗的小书包,“我今天飞巴黎,明早回来。下午松润从旧金山飞回来,他说想要见见优香和绚斗。”

  “嗯。注意安全。”二宫和也伸手帮相叶雅纪理了理他的领带。优香和绚斗在偷偷地拿了一把厨房的糖果之后,便迅速地跑到玄关穿鞋子。相叶雅纪拿起自己的车钥匙,在二宫和也的嘴上啄了一口,“我先去车库把车开出来,你们在房子门口等我就好了。”

  二宫和也点点头,脸上微微有点红晕。优香和绚斗还是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一直在秀恩爱的父亲和老爸,并趁他们不注意都顺手往自己的口里塞了一颗糖。二宫和也走过去,二话不说便从他们的衣服口袋里面缴获了来自厨房的糖果一共十颗。不顾他们恳求和可怜的目光,二宫和也笑着把糖果都塞到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面,然后拉着他们的手往外走去。

  

  “所以你下次不要再在厨房里放那么多的糖了。”二宫和也看着优香拉着绚斗的手走到幼儿园的背影。看见新朋友的两个人很快就遗忘了刚才被缴获糖果的难过,一蹦一跳的便和新朋友们一起往教室走去,“你也不是不知道优香和绚斗有多爱吃。小心他们长蛀牙。”

  “遵命,かず,”相叶雅纪笑了一下,倾身过去用嘴唇在二宫和也的脸颊上点了一下,车上的广播报着今天的天气预报,“今天的天气很棒,是个很适合飞行的日子。”

  “嗯。很棒呢,”二宫和也红着脸庞,视线依旧没有离开优香和绚斗那逐渐远去的小小的身影上,“希望我们都有一个美好的一天。”

  “优香和绚斗会适应的很好的,不要太担心了,”相叶雅纪发动了车子,窗户映出来的景象再往身后倒去,“かず今天也要享受工作哟。”

  

  就像是以往无数个类似的日夜一样,今天也是平常的一天。天空是湛蓝的一片,太阳温柔的洒在大地上,传递着温暖。刚入秋的风带着点凉意,吹着树叶簌簌的响。二宫和也看着正在全神贯注驾驶着的相叶雅纪。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的脸庞上还有他握着方向盘的修长的手指上。二宫和也的心仿佛一下子就被名为“爱”的感情填的满满当当。他看着相叶雅纪,笑得眉眼温柔。

  

  04

  “相叶优香,相叶绚斗。”大野智在咖啡厅试探着读出二宫和也写在纸上的想要给孩子起的名字——长期接触绘画世界的他对汉字感觉非常的生疏,“看起来是个很不错的名字呢!雅纪他怎么说?”

  “你知道他在这种事情上一向都是交给我全权负责的。”二宫和也拿过纸条,端详了一阵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相叶雅纪在一旁“ふふふ”地笑着,揉着二宫和也的头发,“我个人非常喜欢。”

  “ニノ,为什么优香和绚斗没有和你姓?”在手账本上写着婚礼策划的松本润啜饮了一口手中的拿铁,一脸疑惑地问坐在旁边的二宫和也。而他的准丈夫樱井翔在旁边把玩着他修长的手指,“你不是对‘二宫’这个姓氏情有独钟的吗?我以为你会将其中一个孩子的姓改为‘二宫’——毕竟这么宠自己的Omega的Alpha不多见。”

  “因为要不是这样相叶氏在家的地位就太低了,”二宫和也咬了一口盘子里的汉堡肉,皱了皱眉头,这跟松本润的厨艺差太远了。他用餐巾纸抹抹嘴,开始一本正经地跑火车,“而且优香和绚斗以后一定也会喜欢我多过喜欢相叶氏,所以要是不在他们前面冠上相叶氏的姓氏,那么孩子们说不定连相叶雅纪是谁都要思索半天。”

  对于自己Omega的这种跑火车行为见多不怪,相叶雅纪笑着揉乱了二宫和也的头发,在对方的像极了撒娇的怒视下在他的唇上又啄了一口。空气中像是被涂上了粉色,黏腻的让人心生甜蜜。咖啡店里飘着咖啡豆的香味,夹杂着一点点店主在料理台摆着的玫瑰的味道,咖啡店播着轻柔的钢琴曲,暖黄的灯打在五个人的身上。

  

  当然不是因为这么肤浅的理由。

  

  二宫和也看着自己的Alpha,眼神变得温柔,嘴角微扬。

  

  当然不是。

  

  想让孩子们继承你那乐天治愈的笑容,想让孩子们继承你那打不倒一直向前努力的韧性,想让孩子们继承你宛如模特般出挑的身材。

  

  想让孩子们继承,你的意义。


-Fin.-

============================================================

*结果还是没在这个番外1里成功开车。感觉自己一直在写清水ABO,明明很想开车的。不过不要紧,反正《你的意义》这个故事还会有下个番外的,争取下个番外开车。要不就干脆独立一篇出来开车好了。

@是婧不是静的林兔子 gn之前说想要在番外看小竹马,刚好也是自己想写的一部分,因此给gn献上。希望gn可以喜欢这篇♥

*《怦然心动》的第五章还在码,可能还会要一段时间才会发出来。这个故事我也很喜欢,所以不会坑文的(只是可能真的是龟速缓更)。最近脑洞太多但是根本写不过来啊太忙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gn们♥

评论(27)
热度(353)

© Serendip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