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dipity

✨My life is my message✨







Arashi团饭红担
@KkkkGezooo

你的意义【翔润竹马ABO】(下)

*心血来潮就码了个1w8的故事( ╯□╰ )一次完结,分两次发

*最近很忙所以很有可能时不时变成失踪人口(;′⌒`)鞠躬感谢耐心的gn们♥

*感谢gn们的小红心小蓝手♥

*ABO设定;OOC预警;机长、飞机修理师、管制官

*BGM--IU 你的意义

*毫无专业背景知识(请轻轻捉虫)

*希望gn们看的开心♥

============================================================

(上)

============================================================

  4

  

  在大学时代的时候,不知道是谁问过松本润和二宫和也,作为一个Omega,为什么想要开拓这一条或许并不是非常适合Omega走的路。松本润的答案是从小就喜欢飞机,很憧憬做一名机长。小的时候每一次他坐飞机,他都对能完成他计划和愿望的飞行员充满了感激之情。久而久之,因此以后也想要做一个这样的人,一个能帮助别人完成计划和愿望的人。

  而和松本润相比起来,二宫和也的答案就来的简单粗暴得多,因为相叶雅纪。

  

  二宫和也还记得在初中的时候刚分化为Alpha的相叶雅纪就立志成为一名机长,尽管理由依旧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天上的世界这么美,所以想要和かず一起搬到天上去住啊”,但是他着实是为这个梦想踏踏实实地付出了自己的努力——比如说搜集了很多相关的资料,比如说在学校棒球队大展身手来保持强壮的体魄,又比如说积极参加东京航大召开的新生说明会,整一个有梦想有目标肯努力的标杆少年。与之相反,当时的二宫和也则是对什么事情都处于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对于以后的工作,他认为只要薪水丰厚并且能保证他有足够的时间打游戏就可以了——当然,也要陪在相叶雅纪的身边。对于二宫和也,他真正萌生了想要当一名飞机修理师的契机是两个人在高二的时候一起去的修学旅行。两个人从北海道回来的时候,在机场透过玻璃目睹了停机坪的残酷又恐怖的一幕——其中一辆飞机因为引擎失效,迫降失败,而不幸在羽田机场坠机。浓烈的黑烟笼罩在天空,消防车和救护车的车灯闪着令人心慌的红光,奔跑着的医师们从黑烟中担出一个又一个昏迷的乘客。

  两个人站在那玻璃前,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紧紧握着对方的手,能感觉到彼此手心里的汗意。

  

  没过多久他们两个就从新闻里面得知,那架航班的飞行师都不幸罹难。

  

  之后二宫和也便有了明确的理想——他要做一名飞机修理师。在那一次事故之后,他的心里就有着隐隐的后怕。他担心万一哪一天相叶雅纪驾驶的飞机也会像是那样子坏了。他没有办法想象没有相叶雅纪的生活——自有记忆开始,自己的人生便是和这个人在一起度过的。而且对于未来,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可能要和另外一个人过下去。一想到相叶雅纪有在什么时候就离自己而去的危险,他就坐立难安。反复思索之后,他决定要成为一名飞机修理师。这样他就可以在相叶雅纪飞行之前亲自把关,保证万无一失。这个想法不久之后就变成了他的信念,而这个信念在他高三的时候热潮第一次来临的时候也依旧没有改变——或许应该这么说,尽管分化成了Omega他的信念也不会改变。他一定要实现。

  而他也真的做到了。

  

  

  和松本润一样,他在东京航大的日子也完全不轻松。不过二宫和也却也总是能苦中作乐,毕竟他不仅可以时不时去相叶雅纪的宿舍吃他做的生姜烧,而且还可以享受松本润不间断供应的汉堡肉。说起松本润,二宫和也则是一脸自豪——在开学不到两个星期的时候他就已经把对方当成亲弟弟一样宠上天了。在他眼里松本润就是完美的——除了那让人束手无策的起床气之外,其他的简直就是各项的顶端。当然,对于自家弟弟,他也是担心的很。和一大早就被相叶雅纪标记了得自己不同,一直没有被标记的他自然成了各个年轻气盛的Alpha虎视眈眈的对象。所以在他得知相叶雅纪接到樱井翔的电话的时候,他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拿起抑制剂,拉着相叶雅纪就往小树林跑。

  他知道松本润不是个喜欢被随便标记的Omega。他虽然是Omega,却十分的有骨气。他那骨子里面流露出来的不卑不亢和自尊自爱,在二宫和也眼里就是支持着他咬紧牙关一路走来的支撑。他无法想象如果他的这股气概被摧毁了他整个人会变成什么样子。而发情期这种东西,不是单单靠理智就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樱井翔是一个Alpha,二宫和也不确定他到底可以支撑到什么时候。

  

  当二宫和也赶到小树林的时候,他已经可以隐约闻到了那夹杂在树木中淡淡的松香味和天竺葵味。他心里大叫着不好,从包里拿出抑制剂就往里冲,并告诫相叶雅纪不要踏进树林。顺着味道搜寻,没过多久,二宫和也就找到了两人——樱井翔小心翼翼地帮松本润擦去他脸上的泪痕。二宫和也看到樱井翔额头上已经开始微微渗出的汗,心里松了一口气,觉得好在自己来的及时。樱井翔看到二宫和也来了,便松开手,站起身往树林外走去,临走之前还低声对二宫和也说:“二十米开外的地方有一群Alpha在徒步旅行,我去把他们引开,你们尽快离开。”

  二宫和也的身子猛然一震,竖起耳朵,听到了远处学生们的嬉笑声。他看着倒在地上的松本润,赶紧给他注射了抑制剂,然后在他的信息素消散的时候,和相叶雅纪一起将他背回了宿舍。

  

  

  这件事情二宫和也是非常感谢樱井翔的。没有他,搞不好他就没有办法在东京航大再次见到松本润的身影了。而自此之后他也同时感觉到自家弟弟对樱井翔逐渐萌生的爱意,便总是和相叶雅纪一起撮合他们两个。

  

  “一个管制官和一个机长,多么般配,”相叶雅纪总是在二宫和也打游戏打的正欢的时候以念诗的语调抑扬顿挫地念出自己的想法,“就像我和かず一样,一个机长和一个飞机修理师,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二宫和也无视他,继续打着手中的游戏。在他看来,互相暗恋的两个人玩暧昧撩拨对方,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一个月下来,瞎子都能看到他们之间互相吸引爱的深沉。的确,没过多久,两个人便手拉手压马路光明正大地开始谈恋爱,再一次引起了学校的轰动,成为了众人茶余饭后热衷闲谈的话题——为此两个人一个月没有去饭堂。美名曰“逃避众人的关注”,实则是樱井翔太过喜欢松本润给他做得荞麦面,总是吃不够。而松本润也总是好脾气的给他做得更多。这么一来,当众人再一次见到两个人的时候,从某些角度已经可以看到樱井翔的双下巴了。

  “不行,J,你这样会惯坏樱井翔的,”二宫和也总是严肃地和松本润说,“你应该多做点汉堡肉给自己的哥哥吃。”

  “可是翔くん很忙啊,总是吃不上饭,”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一点红晕,“而每次看他吃的狼吞虎咽我很幸福。”

  他其实每一顿吃的狼吞虎咽。二宫和也看着又跑去在厨房忙碌的松本润,想了想,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毕竟恋爱中的人都没有什么智商,当然,自己除外。

  

  

  

  

  

  5

  

  “J,NH830次航班所使用的波音747已经全部检查完毕,没有问题,随时可以起飞。”坐在机长室的松本润和生田斗真在对讲机里听到了熟悉的小尖嗓。生田斗真一边再次检查着机上的设备,一边笑着吐槽到这个这么特别的叫法让他闭着眼睛都能知道是谁。松本润偏头从机舱的窗户看下去,二宫和也正懒洋洋地坐在牵引车上拿着对讲机和他们在说话。与此同时,那小小的身影也在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其他的检修工作。松本润的耳边仿佛响起了学生时代那小尖嗓熟悉地吆喝声。他马上打开对讲机,声音带着点笑意:“谢谢ニノ。油箱呢?”

  “加满了。”二宫和也伸了个懒腰,“可以飞行二十个小时。”

  “足够了。辛苦了,ニノ。”松本润话音刚落,生田斗真就递过机上的检修表给松本润签字,并且和二宫和也打了个招呼。二宫和也用他的小尖嗓回了一句,却并没有什么精神。松本润再次检查了一遍之后,打开对讲机和二宫和也说,“雅纪今天可能回不来。奥斯陆天气恶劣,航班都被取消了,飞行时间待定。你知道吧?”

  “那个バガ。”小尖嗓里满是怨念。在驾驶室里的机长们都能顺利脑补出那张皱着眉头不满的柴犬脸,画面感太强以至于两个人都忍俊不禁。生田斗真笑着说到,“说不定相叶今天可以赶回来呢!他毕竟是个奇迹boy!”

  他的话音刚落,驾驶室里客舱的灯就亮了起来。松本润接起电话,客舱的领头空姐告诉松本润和生田斗真全部乘客已经登机,客舱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准备起飞。生田斗真吩咐空姐再次检查一次客舱,并开始联络空中管制塔。松本润看着在地面上为了给他们腾出位置而已经开始往后撤的牵引车还有维修车,心中那股紧张感又回到他的心中。他深呼吸一次,按下对讲机的按钮,和二宫和也说他们要准备出发了,要他自己照顾好自己。对讲机的那头沉默了一下,小尖嗓便再次响起,和生田斗真一样,语气中有显而易见的骄傲,“J,一路平安。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到洛杉矶记得给我电话。”

  “嗯。”松本润看着二宫和也利落地爬到牵引车的驾驶位上,转头朝机长室挥了挥手之后便往刚降落的一架飞机开去。生田斗在和天空管制员初步沟通之后记下了他们起飞的时候即将用的跑道和联系频率。

  

  一切就绪。

  

  松本润闭上眼睛做了一次深呼吸,睁开眼睛的时候,眸子里闪着的坚定果断的光芒。他清清嗓子,用汗湿的手按下客舱的广播,小奶音充满了力量——

  

  “各位乘客下午好,欢迎大家乘坐全日空NH830次从日本东京成田机场飞往美国洛杉矶国际机场的航班,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松本润。我代表本次航班的全体机组成员感谢各位选择全日空。本次航班预计飞行十一个小时三十分钟,准点到达。现在飞机已经准备就绪,即将起飞,请各位做好准备。最后,预祝各位旅途愉快。”

  

  “讲的很棒,”等到松本润关了广播的时候,在一旁的生田斗真鼓起了掌,“Captain松本好有型。”

  松本润笑笑,伸手揉乱了生田斗真的头发。生田斗真连忙胡乱拍走他兴风作浪的手。平息了之后,松本润看着生田斗真记下的笔记,启动飞机滑行到34R跑道等待。成田机场今天的航班排的很紧凑,他们的前面还有两班等待起飞的飞机。他们就坐在机长室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没过多久,前面的飞机便陆续起飞。等到视野一片空旷毫无障碍的时候,松本润和生田斗真停止了闲聊,两个人都严肃起来做起飞前的最后一次检查。这时候对讲机里传来了来自管制员的指令,那熟悉的低沉有磁性的嗓音让松本润的嘴角微扬——

  “全日空830,风向300度,风速7节,跑道34R,可以起飞。”

  

  松本润再次做了一次深呼吸,并转头望了生田斗真一眼。对方朝他点了点头,眼神坚定。松本润全神贯注地进行着早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各项程序,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起飞。

  

  “全日空830,联系离场频率120.8。”对讲机里再次传来指示,那磁性低沉的声音让松本润感到莫名的安心。对方顿了一下,然后那磁性低沉的声音带着些温柔再次响起,“一路平安。Good Day。”

  

  飞机驶向万丈高空,松本润和生田斗真眼前都出现了他们已经见过无数次却依然爱的深沉的景色,蓝的不像话的天,像是棉花糖的白云,什么都没有,干净纯粹,阳光洋洋洒洒地洒在各处,折射出彩虹的颜色,那是隐藏在白云上的另一个宛如童话里仙境的世界。松本润看着眼前的熟悉的美景,不同于以往的惊叹,这一次他的莫名的,眼眶有些发酸,不是想象中那种终于实现了梦想的那种喜极而泣,而是那种终于完成了的快要溢出心房的满足和感概——

  

  然后他笑了。

  

  

  

  6

  

  当二宫和也和松本润毕业的时候,正赶上Omega平权运动的兴起,Omega权利的提高再加上两个人优秀的成绩,两个人都成功进入了自己心仪的领域工作。二宫和也成为第一个Omega飞机修理师,就职于成田机场。松本润则成为了第一个Omega飞行师,就职于全日空。而同样就职于全日空、已经晋升为副机长的相叶雅纪则成为了松本润的直属前辈。樱井翔成为了东京成田机场管制塔的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主任,和同期大野智一起作为ACE管制官。

  

  

  松本润在成为飞行员之后训练更加刻苦。对机长这个职位的渴望让他对自己更加苛求。他的技术进步很快,深受指导官的喜爱。他也作为见习飞行员参与过许多优秀的飞行。而因为日渐增强的压力,整个人明显的消瘦了不少。二宫和也每一次见到松本润的时候都会大呼小叫,并吵嚷着让樱井翔多煮点东西给松本润补身子让他的身材回到原来的正常水准——在毕业之后,松本润便从学校宿舍搬到樱井翔在外面的租的公寓。不过无奈上帝似乎真的把樱井翔料理的这扇门给关的严严实实,在他第三次进厨房烧穿了三个平底锅之后,松本润就给樱井翔下达了禁令——他不可以踏进以厨房为中心,半米为半径的圆里面一步。

  不过樱井翔虽然不会煮,但是很会吃。他有些时候在下班的时候会兜一下远路去买好吃的芝士蛋糕,又或者是美味的水果巴菲。可是这样,依旧无法拯救松本润日渐下降的体重。樱井翔每天晚上抱着明显在瘦着的人都心疼的不行——不过他也知道既然这是松本润自己的选择,他就一定会坚持到底,因此他选择在他的背后默默地支持他。

  

  不过松本润的付出得到了他想要的收获。凭借着扎实的技术,他一步一步向上晋升,直到副机长。其中其实遇到过许多的事情,都曾经命悬一线。松本润印象最深的一次,便是在成田机场起飞的时候不幸与飞鸟相撞,右边的引擎部分损坏。那是从东京飞往北海道的航班。在起飞不到十五分钟,再次在天空上空和飞鸟相撞,右边的引擎完全失灵,松本润和机长只能原路返回成田机场。年迈的机长在这个时候将这个重大的任务交给了松本润,他一直看好松本润,也觉得他是扛得住压力的人。而那个时候松本润很清楚一个完美的降落对于这一次航班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他握着手柄的手已经微微出汗。成田机场管制塔已经将此事件列为紧急事件,并给予他们优先降落权。松本润看见已经在一旁待命的消防车队,听着对讲机那头樱井翔那个紧绷着的声音,有条理的给他们最佳的指示,那熟悉的磁性低沉的嗓音响了平复了松本润紧张的心情。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第一次见到樱井翔的样子,那个骄傲的樱井翔温柔地对着自己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而那句话现在似乎又在自己的耳边响起。松本润深呼吸一次,眼里是沉着冷静的光芒。

  

  那一次落地将松本润的名气一炮打响。在年底的时候甚至被一家权威的航空杂志评为“全年十佳落地”,为此松本润还捧了个水晶奖杯放在电视机隔壁的陈列柜里面。

  

  

  

  毕业的第二年春天已经成为机长的相叶雅纪向刚刚升为成田机场飞机修理组一组组长的二宫和也求了婚——周围的人在全都在热烈欢呼庆祝,因为他们实在受不了这对竹马时时刻刻秀恩爱闪瞎单身狗们狗眼的行径了。求婚的时候搞得很盛大,轰动了整个机场——相叶雅纪这个奇迹boy不知是怎么做到的,他动员了他那班飞机上的所有乘客,每个人拿着玫瑰花,下到停机坪,排队走过去送给在休息区正慵懒地坐在牵引车上的二宫和也。而自己则排在乘客的最后面,拿着一大束玫瑰花还有一座建在云端上的房子的模型,单膝下跪,向二宫和也求婚。这场盛大的求婚计划没有出任何的差错——这是当然的。在二宫和也红着脸点头了之后,全部在休息的人们都欢呼尖叫着。樱井翔表示从管制塔上看下去那个场面非常的壮观,尤其是那一天相叶雅纪驾驶的是波音747,浩浩荡荡的几百名乘客和他拿着玫瑰花一起搞浪漫。拿着望远镜在管制塔观望的大野智则不停地赞叹着这个浪漫的想法,并顺便表达了一下对自己以后的Beta或者Omega伴侣的期待。松本润一脸狡猾坏笑地看着不停地在摸着戒指的无名指,吐槽了他身上散发的一阵恋爱的酸臭味。而为这场求婚行动策划尽心尽力尽责的风间俊介在成功之后收获了一顿丰盛的法式大餐,并在那里邂逅了自己以后的挚爱。在婚礼上,一众好友大闹了一场,樱井翔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给松本润带上了订婚戒指。被灌了不少酒的樱井翔脸颊酡红,说话却依旧像播音员一样字正腔圆,“把你套牢先。等你成为了机长成功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飞行,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当时松本润也喝了不少,摇摇晃晃地搀扶着樱井翔。松本润还依旧记得那个可怕的夜晚,樱井翔像是打了鸡血的怪兽一样不知餍足,让他第二天早上腰酸背痛完全无法下床。以至于以后松本润都会有意看住樱井翔喝酒的量,不然他超出一个正常的范围。

  


  总体来讲,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再过了一年,通过了考核的松本润成功晋升为机长。得知消息的众人又是一阵欢呼,互相拖出去好好在餐馆里聚了一餐。觥筹交错之间,松本润有点晃然。好像昨天大家还是在东京航大努力奋斗的学生,今天就已经变成了成熟稳重的行业精英了。时间真是以一种快的难以置信的方式在流逝着。樱井翔留意到松本润的心不在焉,凑过来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まちゃん,”依旧是熟悉的磁性低沉的嗓音,松本润闻到了淡淡的啤酒味,“没事,有我在。”

  松本润笑了起来。樱井翔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给他足够的安心。

  

  没过多久,松本润就接到了人生的第一个航班。在平安夜那天的早上,全日空NH830,从东京成田机场飞往洛杉矶国际机场。

  

  

  

  7

 

  “ニノ,我到洛杉矶了。”二宫和也坐在修理站的休息室里抿了一口热茶,东京的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跑道上的照明灯在黑暗中闪着清晰得光芒。电话那头传来了松本润有点疲倦却依旧充满欣喜的声音,“我和斗真正在去往酒店的路上。”

  “美国现在的圣诞气息一定很浓吧,”二宫和也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大声的“Merry Christmas”,声音有点熟悉,二宫和也猜想那应该是生田斗真似乎正在和热情的外国友人互相道着迎接圣诞的祝贺。一想到这两个人可能会在洛杉矶手忙脚乱的样子,二宫和也就不禁笑道,“Merry Christmas!这会是一个很难忘的圣诞节。”

  “……山p来洛杉矶了,”松本润顿了一下,语气里满是难以置信,电话那头传来大笑的声音,“我都不知道他大费周章悄悄申请调航班直接从墨尔本飞洛杉矶就为了来和斗真一起过圣诞节,一定要这样吗?!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视频通话这种高科技的发明吧。”

  二宫和也再次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山p和斗真一齐喊得“ニノ,Merry Christmas”,他可以清楚得感觉到两个人声音里那浓厚的爱意,黏腻得让他悄悄扶了扶额,“J,这世上总是会有惊喜的,况且翔くん不是说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吗?你大可以拭目以待。”这时他的一个组员敲了敲门走进了休息室,眼神示意二宫和也又有一架刚降落的飞机需要他检查。二宫和也点头回应,却留意到组员嘴角边那被隐藏起来的狡黠的笑意。没多虑,他和松本润依依不舍得道了别,“又有工作要接,先挂了。照顾好自己,J。Merry Christmas。”

  二宫和也收好手机,走到停机坪。飞机静静得伫立在那里,自己的组员已经开始爬上爬下得进行检修。寒风呼啸,没有了太阳的温度停机坪的冰冷更让人难以忍受,二宫和也戴好帽子,裹紧了自己的衣服,并在心里感谢今年圣诞时期的东京没有下雪。二宫和也慢悠悠地踱步过去,半路便一下子看到在驾驶舱那颗熟悉的脑袋在和他挥着手,并扬着他熟悉到不行的笑容。他一惊,完全都说不上话出来,只能愣愣地站在那里。

  他看着那有好看笑容的机长戴好帽子,裹好大衣,笨手笨脚地爬出驾驶舱来到停机坪。厚重的大衣似乎限制住了他的活动,好几次差点把他绊个平地摔,却也没办法完全掩盖住他宛如模特般的颀长的身姿。下一秒,二宫和也就被裹进了一个温暖的拥抱,头倚着相叶雅纪宽厚的胸膛,闻到了淡淡的久违的西柚味,听见他有点沙哑的嗓音在头顶响起,以及他平稳的心跳——

  “かず,我回来了。”

  二宫和也的鼻头一酸,眼眶开始泛红。他的心跳的飞快,同时内心有很多疑问,比如说奥斯陆不是暴雪吗那你是怎么驾着一架波音回来的比如你为什么没有在回来之前给个电话给我又比如你是怎么保持在七个半小时的飞行之后还这么的亢奋的。

  不过都不重要了。二宫和也搂紧了自己的Alpha的腰,既然人都在身边了,那还在意这些干什么呢?都不重要了。

  只要你在身边就好了。

  

  “所以说你是怎么冲破暴雪从挪威杀回日本的?”相携回家吃了晚饭的两人现在正慵懒地摊在沙发上,桌子上摆着一大堆巧克力——在纠结中的相叶雅纪最后还是选择了实惠又实用的巧克力当成手信送给好友。电视上在播着剧情有点无聊的圣诞节限定爱情剧,伴着微弱的暖气运转时风的声音,客厅里的圣诞树上的灯闪着迷人的光芒,可以微微闻到清香的松树的味道,树下堆满了两个人从不同地方收来的圣诞礼物。温度有些暖气吹的二宫和也有些疲倦,连连打着哈欠。相叶雅纪搂着二宫和也,正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他的手指。二宫和也把疑惑道出。

  “在中途的时候稍微好了一点,接到通知部分航班可以起飞,我驾驶的那一班就是其中之一,”相叶雅纪笑着握紧了二宫和也肉乎乎的汉堡手,“所以太好了,没有错过可以和かず度过的任何一个圣诞节呢!”

  果然是个奇迹boy!二宫和也笑着,抬头吻住了相叶雅纪的唇。唇与唇交缠之中,相叶雅纪喘着气向二宫和也抱怨到,“かず今年都没有什么表示。今天又是平安夜又是我的诞生日,かず却一点表现都没有我好伤心。”

  二宫和也无奈地笑了笑。明明是自己的Alpha,却总是向自己撒娇。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份前段时间公司一起组织的去医院体检的体检单递给相叶雅纪,红晕从脖子一路爬到耳尖“喏,这就是礼物。”

  相叶雅纪疑惑地将纸张打开,一目十行。几秒钟的时间,他的眸子里就充满了狂喜和惊讶,他再次俯身结实地吻住了二宫和也,“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没有和我说?!”

  “嘛,想着你回来再和你说的,毕竟一个月还不到,想着当成礼物告诉你的。”二宫和也的脸庞同样充满了满足的幸福,室内的暖意、饱足的胃和舒服的沙发让他的眼皮有些微微地在打架,“过完圣诞节我就处于在家半休假的状态了,偶尔可能会回去监下工,不过正式返工的话还是等到和孩子见面再说吧。”

  

  “你准备好了吗?和我一起迎接人生的另外一个阶段。就像我们一直期冀的那样,迎接一个我们的爱的结晶,一个脆弱又珍贵的生命。”

  “嗯,那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

  

  

  

  

  时钟往后拨十四个小时。在酒店的接待台,三个人刚办好了入住手续,生田斗真和山下智久就立刻躲到房间里腻歪以缓解小半个月没能见面的相思之苦。松本润撇撇嘴,独自一人拿着另一张房卡,进到自己那宽敞却让人感到孤单的房间。洛杉矶的白天刚刚来临,太阳在给为准备圣诞节而忙碌的人们传递着温暖。或许是因为时差,松本润现在感觉疲倦一阵一阵地涌上来,他洗了个澡,换好睡衣,倒头就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松本润就听到连续不断的门铃声。嘴里嘟哝了一句,松本润迷迷糊糊地爬起床,睡眼惺忪头发蓬乱的打开自己的房门,想要告诉外面的酒店服务人员自己需要的只是一个好觉,接着他就被门外的来人惊得睡意全无。

  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而是樱井翔。他风尘仆仆,同样满脸倦容,穿着自己送给他的卡其色风衣站在自己的酒店房间的门口。他的手里提着一大堆行李,脸似乎是因为长时间的飞行和缺乏休息而微微地肿了起来。他笑了起来,熟悉的磁性低沉的嗓音响了起来,“まちゃん,Merry Christmas。”

  松本润有些恍惚,早上的时候还因为没有办法和这个人一起度过圣诞节而懊恼,晚上这个人就跨越了十一个半小时的飞行距离千里迢迢地从东京跑来洛杉矶来找他。

  

  这大大的惊喜未免也太浪漫了。

  

  松本润把自己的Alpha请进屋,对方放下行李关上房门就扑上来圈着他先索了一个吻。松本润回抱住了樱井翔,贪婪地汲取着对方身上好闻的气息。两个人都像是久旱逢甘雨,刹不住闸,待吻到称心如意的时候两个人都满脸通红。松本润喘着气,歪头看了一下樱井翔,语气里带着点狡猾,“樱井老师,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现在在接吻的时候不也是把气换的乱七八糟?”

  樱井翔“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腾出一只手帮他整理着凌乱的头发,那股好闻的天竺葵的味道轻柔地将他包围着。他看着樱井翔满足的眼神,小奶音笑着说道,“翔くん,Merry Christmas。”

  樱井翔笑着再次吻住松本润扬起的嘴角,两人就势倒在那张king size的大床上。空气中的火热和破碎的呻吟,化作了两个人感情上最好的催化剂。松本润和樱井翔都像是要把对方完全占有一般地火热,点燃了有些寒意的冬天。在两个人的衣服都凌乱的散落在地上的时候,樱井翔突然停了下来,他利落的解下胸前的项链,上面是一枚带着钻石的戒指,松本润看到戒指的侧面刻着“SJ”。他有点惊讶,嘴巴微微张开。樱井翔笑着说道,那熟悉的磁性低沉的嗓音此时变得特别的温柔——

  “まちゃん,你愿意和我一起走过余下的一生吗?”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的眼睛,那双曾经充满骄傲光芒的眸子如今充满爱意与温柔,他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们周围是浓郁的天竺葵的松香的味道,正如他们时初见一样。松本润轻笑了一下,无奈地摇摇头,倾身吻住了樱井翔的唇,“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间求婚。真是让人没法拒绝。”

  樱井翔趁着空隙把松本润之前手上的那枚订婚戒指取下来,小心翼翼地带上了这枚戒指。

  

  而后,窗外车水马龙,窗内一室旖旎。

  就宛如他们之前一起度过的许多个日夜一样,而以后,也会是一样。


  

 

  

  

  曾经无数次在脑海中思考过你的意义。

  你的笑容,你的温柔,你的亲吻,于我而言都是无法用文字形容的伟大的意义。

  

  不过更重要的却是,因为你而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因此接下来能和你一起实现自己的理想,能和你一起携手度过孤独漫长的岁月,能和你从青涩张扬的少年蜕变为成熟稳重的社会人。

  所以想要百分之百的去爱你,和你笑着感受着每天早上透过百叶窗射进来的太阳光,和你一起完成各种各样不一样的事情,和你一起充满希望地迎接下一年然后一直都不分开。

  

  

  你,于我而言便是全部的意义。

  

  

  

  -Fin.-

============================================================

(上)

============================================================

*感谢看到这里的gn们♥

*如无意外应该会有番外,会在番外里开车,但鉴于车技实在不好,弄成车祸现场的话不许怪我。

评论(36)
热度(749)

© Serendip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