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dipity

✨My life is my message✨







Arashi团饭红担
@KkkkGezooo

你的意义【翔润竹马ABO】(上)

*心血来潮就码了个1w8的故事( ╯□╰ )一次完结,分两次发

*最近很忙所以很有可能时不时变成失踪人口(;′⌒`)鞠躬感谢耐心的gn们♥

*感谢gn们的小红心小蓝手♥

*ABO设定;OOC预警;机长、飞机修理师、管制官

*BGM--IU 你的意义♥

*毫无专业背景知识(请轻轻捉虫)

*希望gn们看的开心♥

============================================================

(下)

============================================================

  1

  

  成田机场。

  

  

  刚刚升起的太阳透过机场的玻璃窗零星地洒在机场大厅巨大的圣诞树上。机场里的暖气开得很足,温度高的让人在有些倦怠。和平时不太一样,机场里满是推着车拉着行李东张西望找柜台和登机口的旅客,他们都带着一种疲倦的满足。平安夜一贯是成田机场最忙碌的时候,今年也不例外,基本全部航班都是满员,客流量达到了一年的巅峰值。一年到头,出门在外风尘仆仆地人们都试图给劳累的自己放一个假,或是踏上回家的路和家人团聚,又或是和朋友结伴到新的地方游山玩水。

  

  平安夜早晨的松本润站在盥洗室的镜子面前,一丝不苟地系着胸前的领带。纯红色的领带被他不断地调整着角度,十几次之后,他停了下来,仔细端详着镜中的自己,歪歪头,觉得不满意,双手又重新开始忙活着那条纯红色的领带。在他隔壁的生田斗真看着他变着法子同时折磨着领带和自己,撇了撇嘴,索性倚着墙在手机上搜寻洛杉矶的旅游攻略,“松润,你今天真的很帅。不要太焦虑了,你会做的很好的。”

  “你觉得现在这样可以吗?”松本润无视了他的话,侧了一下身子给生田斗真看一下他再次忙活了一阵之后的成品。生田斗真把电子地图上的Beverly Hills打了星标,抬头看了松本润的新造型。虽然他没看出来松润现在的造型和十几分钟之前的有什么不同,但是他还是装模作样,双眼放光地称赞了一番:“很棒,红色领带从各种角度上来说和你的机长制服相得益彰,再加上你个人与生俱来的Captain气质,比十几分钟前的你好看了不止一倍。”

  松本润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又在镜子面前端详了一阵子,歪歪头,还是觉得不满意,双手再次开始重新忙活着那条纯红色的领带。

  在一旁的生田斗真翻了一个白眼。他们已经在这里站了快半小时了,他还是没有系好这条纯红色领带。说实话,生田斗真有一种想把他打晕然后硬拽到机长候机室的冲动。但是对于十年大亲友,松本润的秉性他知根知底。如果他不把这条纯红色的领带系的称心如意,那么在接下来这十二个小时的飞行中,自己将无数次听到他对于这条领带的担忧和抱怨。生田斗真在心里拿捏了一下,决定宁愿用现在的一小时换取之后大半天的安宁,反正现在离上机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于是不再插手,低下头,切换手机界面,开始浏览着洛杉矶未来一个星期的天气预报。

  

  等到松本润把这条纯红色的领带系的称心如意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十五分钟。生田斗真已经在电子地图上打了无数个星标,满是期待地对松本润说:“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洛杉矶都天气晴朗,我们可以好好在那儿逛一逛。”

  “还是先把这一次的飞行完成再说,”松本润似乎对生田斗真的提议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他的视线依旧停留在镜中的自己,左看右看,觉得还不错,便理了理头发,带上了机长帽,“刚才风pon告诉我,这一次航班满员,这意味着我们握着416位乘客的生命。”松本润顿了顿,戴好帽子的他把手插到裤带里,“而且刚才雅纪发信息给我,说是北欧现在天气很不好,挪威暴雪,他今天奥斯陆飞东京的航班直接被取消,这意味着同时我们经过北欧上空的时候要提高警惕。”

  “是。”生田斗真看着一丝不苟的好友,不由得也认真了几分。与此同时,他也没有忽视大亲友刚才插进裤袋时那微微颤抖的手,掌心已经出了薄薄地一层汗。生田斗真想了一下,拍了拍松本润的肩膀,“松润,你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你一定可以做的很好。不要太担心了。”

  松本润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嘴角微微地颤抖,眉头紧蹙。生田斗真对好友身上的压力心知肚明,也没有试图插话。

  

  两个人就那样沉默地站了一会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生田斗真听到松本润小声地说了一句:“斗真,你真的这么觉得吗?”

  “那当然。”生田斗真笑着拍了拍自家大亲友的肩膀。脸上的笑容幅度过大,使得脸旁微微出现了些褶子。可尽管这样,依然掩盖不住他眼里闪烁的那份骄傲,“要记得,你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Omega Captain。松润,你做到了。”

  松本润睁开了双眼,琥珀色的眼珠里百感交集,却也有一丝释然。他偏头看了看生田斗真,对方依旧骄傲地笑着。松本润咧开嘴帮他调整了一下有点歪掉的机长帽子,顺手拉起了自己的行李箱,扯着生田斗真的袖子就往外走去。开足了暖气的成田机场依然让人心生一丝温暖的倦意。暖黄的灯光轻柔地洒在他们的挺拔的背影里,从喧喧嚷嚷地机场的人群中清晰地勾画出他们的轮廓。

  

  

  

  而同样是平安夜的清晨,二宫和也则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慵懒地坐在机场的牵引车上。十米之外的地方,一架大型的飞机安静地伫立在此时已经开始有些拥挤的机场飞行区里,默默地肩负着即将要实现416个人计划还有松本润梦想的使命。二宫和也眯了眯眼,看了下腕表,时间很充裕,于是他决定等一下还是再去检查一次。十二月的寒风吹的他的鼻头通红,加上他似乎还没有完全睡醒地样子,活生生地是一只可爱的柴犬。在这时,二宫和也被在他的头顶低空驶过的一架飞机的引擎声吸引了注意力。他望过去,机身虽然有点摇晃,却万幸地依旧稳稳地着陆。他盯着那架飞机几秒,便拿起寻呼机招呼着组员们去检查那家飞机。通知完之后,二宫和也眼角的余光留意到了已经在天上排着队等待降落的飞机,咂了咂嘴,今天搞不好又要留下来加班。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二宫和也拿出来,是来自相叶雅纪的消息:

  “怎么办,かず?奥斯陆暴雪,机场被封,航班都被取消了。我今天回不去见不到かず了。怎么办,かず?我好伤心。”后面还附着一堆哭泣和心碎的表情。

  二宫和也可以想象到现在在屏幕那边那张难过的都扭曲到一起褶子全部都出来的脸,或许再配上泛着泪花的眼睛和冻得通红的鼻头,那一脸可怜样让二宫和也一下子笑了出来。熟练地将自己的手机屏幕解锁,二宫和也胖乎乎的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移动,另外一条讯息立刻回了回去,“バガ。”

  口袋里的寻呼机将二宫和也拉回现实。他把手机收进口袋,听着寻呼机里组员们和机长沟通过之后的初步报告,那家飞机的右引擎果然出现了问题。

  正如自己判断的一样。

  二宫和也应了一声,之后娴熟地驾驶着牵引车驶向那辆飞机。肆虐的寒风吹的让人快要睁不开眼睛。在车上的二宫和也扯着自己的小尖嗓给众人分配任务。当车子停稳的时候,各个地方已经准备就绪,并有条不紊地开始进行着工作。

  二宫和也下车,理了理自己安全帽的角度。开始检查引擎之前,二宫和也再次抬了抬头看了一下天空。东京的天空在今年平安夜这一天出奇地湛蓝,像是被海水洗过了一番。云朵在天上欢快地跳着舞蹈,太阳则躲在它们身后微笑着传递着光芒。二宫和也想到相叶雅纪要是驾着飞机的时候看到这美景一定又会和自己大呼小叫“天上的世界真的好美,云朵就像棉花糖一样,好想和かず一起搬上去定居,这样就可以毫无拘束地玩耍了”之类无厘头的话,嘴角不禁一笑。引擎似乎坏的有点厉害,组员们求助的呼唤让二宫和也转头拿起工具走向引擎,脸上又恢复了那惯常淡漠的神情。不过很可惜,尽管如此他还是没能成功掩盖那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

  


  

  2

  

  松本润和二宫和也刚进入东京航大的时候,曾经在学校引起了一片轰动。

  

  轰动的理由倒不是因为两个人逆天的颜值——虽然在开学之后他们俩因为这个理由再一次引起了全校轰动,但他们刚入学的时候,引起轰动的是他们的性别——

  Omega。

  

  一向作为众人眼中“最弱的,最没有力量”的代表的omega,在他们之前还从未有人涉入机长和飞机修理师这个辛苦的行业。而松本润和二宫和也,两个Omega,以入学考试并列头等的身份进入竞争激烈条件严苛的被称为“航天界的东大”的东京航大,一个目标成为机长,一个目标成为飞机修理师。他们为东京航大添上了历史性的一笔——带着荣光,成为了第一批在东京航大进修的Omega。

  

        开拓者的道路总是艰辛的。想要在Alpha支配的行业里面作为Omega大放异彩,就必须克服自己的生理差距,并且超越同时代的竞争者。为此,松本润和二宫和也付出了加倍的努力。更何况东京航大一向以高强度难课业为名,因此即使聪明勤奋如松本润和二宫和也,也在东京航大的课业的压迫下累的半死不活,再加上每天Alpha级别的训练强度,两个人在开学的时候总是一回宿舍倒头就睡。不过或许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两个人在这种情况下依旧充满了干劲。校园里的轰动没过多久就平息了,与八卦相比,大家还是更关心自己的成绩。松本润和二宫和也倒也获得了一个很清静安宁的环境来学习。

        不过还是有众多危机潜伏在身边。在充满了Alpha和Beta的校园里,松本润和二宫和也总是异常地小心翼翼——虽然二宫和也早在初次发情的时候就被他的发小、如今东京航大大二在读的相叶雅纪标记了,相对来说安全一些,但是松本润则是一直使用抑制剂来撑过发情期。大学之后,松本润的追求者很多,可是大多数都带着点不怀好意,因此松本润总是变着法子来拒绝。久而久之,到后来,在他还没知道的时候,他的宿友二宫和也就已经帮他拦下了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追求者了——在开学没多久,就把松本润当成自家弟弟并把他宠上天的二宫和也总是异常担心松本润的安危,对在他看来极度缺乏安全意识的松本润苦口婆心循循善诱——“J浓眉大眼心地善良软萌可爱人见人爱还会给我做汉堡肉当然人人都虎视眈眈了因此我们可不能让人乘人之危要时时刻刻保护好自己”。尽管松本润总是觉得二宫和也是在多虑,但是坚持和自己的Omega站在同一战线的相叶雅纪也多次和松本润表达了自己浓重的忧虑之情——“ニノ说的非常有道理你得听进去啊毕竟你看啊松润光是连ニノ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游戏机’的人都这么坚持地要掺和一脚就足以说明这件事情的严重和危机程度了”,说完之后还笑着俯身给枕着自己大腿打游戏的自己的Omega一个法式热吻。后者在一吻毕后脸颊酡红地用他肉乎乎的汉堡手糊上了打断了他通关的自己的Alpha的脸,却被相叶雅纪抓住他的手吻了他软软的掌心。

  坐在一旁松本润默默地带上了墨镜。

  

  

  不过后来事实证明,人生总是充满的潜伏着的危险,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

  松本润还记得那是一个周四的下午,他刚结束了航天理论课程。和其他步履匆匆地学生一样,他赶着回宿舍完成今天的功课。半路的时候,猛然之间,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地开始发热,可以清楚地闻到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愈来愈烈的松香味。

  发情期提前来了。

  松本润心中警铃大响。还没有过几秒钟,他已经留意到周围已经有频频望过来的Alpha学生了,他们眼里那强烈的来自本性的侵略性让松本润心里一惊,大脑混混沌沌地思考着脱身的办法。离宿舍还有好一段距离,抑制剂也刚好不在身边,ニノ在学校的另一头上着机械理论课赶过来需要一段时间,松本润迷茫地看了一下四周,目光瞄到不远处学校小树林的入口,松本润记得那后面刚好有成排的松树。暂时得救了,松本润咬咬牙,托着已经颤抖得不行的身体摇摇晃晃地跑进了树林里。

  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围绕在自己周围的松香味越来越浓,松本润的手抖得厉害,试图按下二宫和也的电话号码,手却使不上劲,握不住的课本凌乱地洒在地上。松本润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他明显地感觉到身体里阵阵涌上来的热流,在血管里叫嚣着渴求着快意,而即将到顶的时候却又被强行封住,无处释放的无力感让他几经崩溃。这感觉他陌生又熟悉,在他的印象中,似乎在第一次发情期之后,他就基本上没有体验过这种异样的感觉——感谢抑制剂这种伟大的发明,尽管松本润现在才意识到这点,并对于自己没有在上课之前随手拿一只放在自己的口袋里的行为感到悔恨万分。他的眼睛因为难受而充满了泪水,眼前的视野逐渐变得模糊。

  突然间,松本润感觉到周围有另一股来自Alpha的信息素试图过来环绕着自己。他下意识地想逃,可是却力不从心。那是令松本润沉迷的好闻的天竺葵的味道,不同于以往那些充满侵略性的信息素,这一次的天竺葵味只是温柔的包裹在自己的周围,似乎是想给自己设立一道屏障。突如其来的天竺葵信息素让松本润身体里无处释放的无力感稍微缓解了一点,但是身体的快感却成倍地往上涌。松本润的颈上已是密密麻麻的汗珠,脑袋里的最后一丝理智阻止着他冲上前去抱住Alpha的冲动。他张了张口,喉咙干涩地像是严重缺水了一大段时间,好不容易发出了声音,他听到自己带着哭腔地小奶音,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求……求你……求你不要……”

  站在身后的人慢慢地走到了自己的前面,松本润闻到了那慢慢有点减弱的天竺葵味道,他艰难地抬了抬头,看到了一头黄毛加上一张尖下巴帅气的脸。那人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透着年少轻狂和满心抱负,可是却不令人生厌。松本润在浑噩中却依旧识别到了他夹杂在其中的那毋庸置疑的温柔。松本润认得这张脸——应该说,这个学校没有人不认识这张脸,那个目标成为管制官的优秀的学生会主席,樱井翔。樱井翔看到松本润望过来的目光,露出了一个很灿烂,却也很让人安心的笑容。松本润感觉到自己稍微的冷静了一点,他听到樱井翔那磁性低沉好听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别怕,有我在。”

  像是在自己的世界点亮了一盏灯一样,松本润在那一瞬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泪水夺眶而出。孤独修行的累,坚持克己的苦,形单影只的痛,无法完全摆脱的生理上限制的委屈,全都在樱井翔的温柔好听的声音里发泄出来。松本润止不住自己的呜咽,觉得自己现在一定看起来很糟糕,或许看起来像是以前在高中的时候和比自己小一届的大亲友生田斗真一起看的恐怖片里面的鬼。如果现在给他一面镜子,他说不定连自己都会把自己嫌弃的不行,更何况还面对着一个万众瞩目的少年。他又羞又难过,想要把自己埋进地里。可是下一秒,那个万众瞩目的少年用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抬起松本润的下巴,并微笑着,用手指轻轻地拂去了他脸上的泪痕。

  然后他再次听到樱井翔那磁性低沉好听的声音——

  “不要哭。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

  

  

  

  3

  

  宽敞的机长休息室里有两个不速之客,不过确是松本润和生田斗真意料之中的身影。在黑色的皮质沙发上,穿着便服的樱井翔和大野智在聊着机场附近最近开的一家有着鲜美生鱼片刺身的店,桌上杯子里的咖啡冒着白烟,香味溢满了整个房间。松本润看到正穿着自己前几天自己送给他的外套的樱井翔,撇撇嘴,为什么是同样的卡其色风衣穿在这个人的身上就这么好看,这世界太不公平了。看到松本润和生田斗真推门进来,两个人都笑着站起身,往他们那边走过去:“怎么准备的这么久?我们等了好一会儿了。”

  “还不是因为松本润在你送给他的那条领带上纠结了三十分钟,”生田斗真朝着笑得眼睛都不见了的樱井翔翻了一个大白眼,无视着樱井翔已经搂上松本润的腰的右手,“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送这些这么具有争议性的东西?我看他和领带过不去实在是太难受了。”

  “很帅。”樱井翔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松本润面前的红色领带,目光里充满了欣喜与惊奇。他倾身在他的唇上迅速啄了一下,“我做了一个很棒的选择。这条领带真的很适合你。”

  “……おちゃん今天什么时候的班?”作为和松本润每周一见的大亲友,生田斗真早已经把见机行事和熟视无睹这两项技能练得滚瓜烂熟,他笑眯眯得转向看起来一脸没睡醒的大野智,“最近还有什么海钓的计划吗?”

  “等一下和翔ちゃん一起的班,今天可能要忙到很晚。”大野智慢悠悠地开口,黏黏糊糊地声音依旧让人难以判定他到底睡没睡醒,“这周末想去海钓。最近发现了一个很棒的小岛,简直就是海钓者的天堂。啊,我们来祝贺你和松润的。新晋副机长也要好好加油哟。”

  “谢谢おちゃん。”生田斗真朝大野智微微鞠了一躬,“管制员也请好好协助我们。”

  大野智拍了拍生田斗真的肩膀,“ふふふ”地笑了起来。倚在樱井翔身上的松本润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转过头来朝大野智用他标志性的小奶音喊着,“おちゃん,谢谢。”大野智笑得更加开怀了,和松本润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樱井翔笑着,揽着松本润上的手又紧了几分,炽热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松本润的脸。生田斗真觉得现在的自己很有必要做些什么了,他一把拉过大野智往门外推去,嘴里还念念有词,“现在还有时间不如おちゃん带我逛逛刚才你们在聊的那间店吧我们先走了拜拜。”而大野智显然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临到门口的时候才急忙用黏糊地声音喊着,“啊松润加油翔ちゃん一会儿见”。只不过他的话音还未落,门就被生田斗真利落地关上了。

  

  休息室里一瞬间回归安静。樱井翔仔细端详着松本润的脸,那热烈的目光让松本润觉得有些害羞。樱井翔低低地笑了一声,然后轻轻抬起松本润下巴便吻了下去。不像是两人最开始交往的时候那种热烈的极具侵略性的吻,这一次的更轻柔悠长,比起露骨的表达爱意,这一次更像是互相感受着告知着彼此的存在,不过那火热依旧存在。樱井翔的舌头轻轻地扫过松本润的牙关,而下一刻松本润的舌头便探出去和樱井翔的纠缠在一起。两个人黏在一起难舍难分,直到松本润因换气有点困难而不停地小捶着樱井翔的胸膛。

  樱井翔放开了他,意犹未尽,眼里满是宠溺的笑意,“那么久了还学不会换气。”

  “……还不是因为老师教的不好。”松本润白了他一眼。不过在下一秒看到对方一脸‘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就多练习几次吧顺便可以做点其他事情的反正时间还有’的不怀好意,松本润抬手立刻捂住了他的嘴巴,“别想在这里,你还有十四分钟三十九秒就要和你的同事交接班了。所以按理来说现在你应该是在管制塔上提前看成田的航班、天气和风向,而不是在这里和我卿卿我我。”

  樱井翔轻轻地拂开了他的手,挑了挑眉,“你在怀疑你的Alpha的工作效率,まちゃん。我认为身为史上最年轻的管制塔主任,我有权力也有权利通过合理的日程规划挤出时间,然后来在我的Omega成为机长即将飞行的第一天的时候来到他的休息室给他加油打气——他一直很紧张,昨晚翻来覆去都没有睡好觉。”

  “吵到你了?”松本润的眼里带着点愧疚。樱井翔的手摩挲着松本润的脸,笑着摇摇头,眼里满是爱意,“没有,因为我比你更加期待着这一天。まちゃん,我希望你拥有全世界。”

  松本润也笑了,仰起头朝樱井翔的嘴唇吻了下去。对方满足地接收着自家Omega难得的主动。气息与气息的交缠,驱赶了冬天的寒意,全身暖意融融。一吻完毕,松本润抵着樱井翔的额头,嘴唇微微嘟了起来,小奶音里满是抱怨,“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平安夜,目的地还是洛杉矶。虽然很好,但是这样就没有办法和翔くん一起过圣诞节了。”

  樱井翔轻笑着,拍了拍他的头,“可是平安夜的意头很好啊。以后在平安夜的时候,你就会想起第一次飞行成功的那种欣喜与激动。喜上加喜不是很好吗?”

  “可是……”小奶音还是充满了失落,“没有办法和翔くん一起过圣诞节,我也很难过。”

  “まちゃん,”樱井翔对上了松本润那有些失望的眼神,磁性低沉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你还记得在上一年在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的婚礼上我说在你成为机长成功完成第一次航班之后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吗?”

  “所以我会信守诺言的哦,”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如今的成熟稳重精明干练早已覆盖了当年的年少轻狂和满心抱负,但是不变的依旧是夹杂在其中的那毋庸置疑的温柔,“在まちゃん顺利的完成从成田到LAX的航班之后,我会有一个大大的惊喜哦。所以好好期待,不要难过。”

  松本润看着对方熟悉的眉眼,暖意从心底流过,渐渐溢满了整个心房,驱散着困扰着他许久的焦虑。他也笑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好。”

  

  

  

  相叶雅纪在奥斯陆机场的免税店逛着,思考着要给亲友们带回去的手信。免税店里满是因为暴雪航班被取消而被迫滞留在机场的旅客,言语交谈之间夹杂着来自很多不同国家的语言。机场的广播里播着挪威语版的圣诞歌,隐约可以听到商场门口风铃摇晃的声音,相叶雅纪轻轻摇着头,用日文跟着调子一起轻哼。有很多旅客在圣诞树前照相,缠在圣诞树上的灯闪烁缤纷,给圣诞增添了一丝色彩。挪威是个很漂亮的地方,相叶雅纪很喜欢,他想,下一次有机会,一定要把二宫和也这个宅男拖出来一起来一次。两个人可以租一艘游船出海绕一圈,可以一起去滑雪,也可以一起吃新鲜到不行的三文鱼,然后最后晚上在海边的小木屋里点着篝火相拥而眠,顺便做一些激烈的睡前运动消耗一下脂肪,说不定让更好闻的西柚柠檬味覆盖住房间里原来充满着的木柴和肉桂的香气。这么一想,相叶雅纪就怀念起了被自己标记了之后二宫和也身上的那股西柚薄荷味信息素——二宫和也身上特有的有点凉意的薄荷味,加上自己身上的西柚味,相叶雅纪一直觉得真是这是一种绝配。

  一想到自己的Omega,相叶雅纪的思绪便没有办法停下来。相叶雅纪在脑海中迅速勾勒出对方的影子:现在他应该在上着班,不过估计在成田的飞行区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身上是那套松松垮垮的工作制服。想起了在机场偷偷打开对讲机听到的来自小尖嗓指挥的吆喝声,还有晚上睡觉时他在床上时可以感受到的那软绵绵的一块腹肌。相叶雅纪笑了起来,自从二宫和也成为了负责人之后,相叶雅纪可以感觉得到二宫和也的尽心尽力。虽然二宫和也看起来是个懒洋洋淡漠的人,但是相叶雅纪知道,这只是他用于保护自己的一道屏障而已。真正的二宫和也是个温柔热心认真的不得了的人。在两个人的家里,相叶雅纪时不时就能在游戏机的旁边可以看见他做了密密麻麻笔记的飞机图纸,也可以时不时在杂志上看到他发表的论文,获奖无数,而上个月发表的那一篇还获得了航天界论文的最高荣誉赏。而在机场的时候,相叶雅纪经常透过机长室看着在下面忙碌的小小的身影,那一脸的认真负责总是让相叶雅纪的心漏跳好几拍,有一种狠狠地想要把那人搂紧在自己的怀里的冲动。

  口袋里的手机再次震动,相叶雅纪拿出来看,是大野智发过来的生日祝福,发了一堆祝福语还附了一张他刚才和二宫和也一起拍的自拍照。相叶雅纪看到二宫和也那白净清秀的脸上因为被寒风吹而几乎睁不开的眼睛,以及被冻得通红的鼻头,觉得自己的Omega活脱脱地像一只等着主人回去的柴犬,同时也有点心疼。按照日本时间的话现在是自己的生日,因此自己的大亲友们都不约而同地发着信息来祝福着他的生日,风间俊介、樱井翔、松本润、生田斗真、大野智……

  可是偏偏没有二宫和也。

  说不沮丧是骗人的。但是天性乐观的相叶雅纪并没有因为被这件事情困扰太久——毕竟对于发小他知根知底,他不会在自己的生日毫无表示,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对方在打着什么算盘而已。于是他便把精力放在了在人潮中纠结到底要买什么东西上了,毕竟感觉免税店热卖的巧克力和墨镜,似乎哪个都很重要呢。

  

-TBC.-  

============================================================

(下)

============================================================

*感谢看到这里的gn♥

评论(5)
热度(638)

© Serendip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