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dipity

✨My life is my message✨







Arashi团饭红担
@KkkkGezooo

怦然心动「竹马翔润ABO」04

*ABO设定;OOC和傻白甜预警;大学时代背景

*希望gn们能喜欢♥

============================================================

00-01   02   03

============================================================

04

  松本润一直觉得,在早晨阳光灿烂空气清新鸟语花香这么美好的时辰里,就应该要好好地呆在被窝里睡上一个回笼觉,而不是一鼓作气却睡眼惺忪地爬起床去洗漱——能在舒服的被窝里度过尽可能多的时间,这才是享受人生的美学。所以他表示对于自家表哥二宫和也每天在天还没亮就爬起床去公费约会的行为表示无法理解,并顺便吐槽了那个以前曾经和游戏机捆绑的宅男现在也能因为校草大人的脸而怦然心动,二话不说接下了这个费时间又耗精力的职位。实际上,和松本润相反,二宫和也不是一个喜欢掺和社团学生会这类杂七八糟事情的人,在高中的时候参加的也是“回家部”。要不是相叶雅纪,除非是把整个棒球社的活动经费给他当作薪水,不然估计他连回应都懒得给。

  

  不过刚开始松本润对他这股热情不以为意,毕竟从小到大他从没见过二宫和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如此痴迷于一个人。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是或许二宫和也对相叶雅纪的热情就像是偶阵雨一样一下子就过去了。但是当他看到连续一个月二宫和也在熄灯之后乖乖放下掌机钻进被窝然后第二天早晨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爬起来、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上了《如果杜拉》之类的书籍的时候,他就清楚,二宫和也是真的陷下去了,而且,陷得很深。

  嘛,不过也不是什么坏事。在去上早课的路上,松本润看着戴着帽子坐在球场边一边看着队员们训练一边认真记录的自家哥哥的身影,觉得坐在那里的二宫和也有些变了——虽然还是那个他熟悉的二宫和也,不过里面却包含了更多的东西,可他也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周围有拿着书步履匆匆地赶去图书馆的学生,有带着耳机额头微微出汗在晨跑的学生,可以清楚地听见棒球队教练的口哨和指令声,早晨还不太毒辣的太阳照在他们的身上,很暖和。松本润看着在休息时间大汗淋漓地跑过去问二宫和也要水喝的相叶雅纪,脸上是有些羞涩的笑容,简直就是向恋人索取糖果的样子。二宫和也递过水杯,并拿着纸巾帮他擦汗。相叶雅纪笑得一脸幸福,途中迅速在二宫和也的唇上快速啄了一口,并揉了揉二宫和也的头。二宫和也瞬间低下头,红晕迅速漫上了耳朵。

  松本润翻了个白眼,扭头就走。这恋爱的酸臭味在一大早就把他熏得浑身难受。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看他们花式秀恩爱,不如去翔君学生会的办公室里,帮他处理新学期的各种冗杂的事物。

  

  

  

  爆炸完的学校的论坛依旧对这位神秘的“二宫和也”有诸多猜测,但是从来都没有什么人能真正挖到什么很劲爆的料——除了一些他个人的基本信息和在学生证上的照片。毕竟新一代计算机系的领军人物二宫和也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是很有一手的。通常这种消息的热度来的快去得也快,过一段时间人们都会忘得一干二净。

  一开始二宫和也做好了看到一片迷弟迷妹们在论坛上鬼哭狼嚎玻璃心碎一地一片狼藉的心理准备,结果没想到的是,在自己的学生证上的照片莫名其妙地被曝光了之后,论坛的舆论从“相叶雅纪怎么可以这么快就脱单我的玻璃心碎了一地而且对方应该是个相貌平平的人怎么配得上我们校草”迅速倒向“天哪怎么会有人连证件照都找的这么好看好可爱好帅气和我们相叶雅纪配一脸啊我的天救命啊我要为他成立后援会”,二宫和也对自己突如其来的追捧受宠若惊,然后一脸懵逼地看着松本润和风间俊介为了后援会会长的位置而针锋相对——顺带提一句,在学生会会长大人的帮助下,松本润很轻易地取得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胜利,不过这也算在众人的意料之中。

       总体来说,除了在校园溜达的时候会遇到一些主动向他问好或者对他指指点点的人之外,二宫和也基本上遇不到什么烦心事。倒是相叶雅纪比较在意,在休息的时候整天拿着手机上论坛看帖子,嘴里还一直碎碎念“かず对不起啊不要介意不要放在心上。”二宫和也安抚了他好久说自己不会介意也不会受这些流言蜚语的影响,相叶雅纪才稍微安心了一点。

  

  自从确定了关系之后,相叶雅纪对二宫和也的宠溺就已经到达了巅峰的状态,让不少人直呼需要一副大墨镜来遮挡来自他们两个在一起时散发的百万伏特的光芒。相叶雅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已经摸清了二宫和也的课表,便总是喜欢在课室门口等着二宫和也下课然后一起去做些什么事情。而白T恤,浅蓝色牛仔裤,灿烂的笑容还有模特般的身材,每每都吸引一大群人的目光。而二宫和也虽然很喜欢,但是却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医学生的课业本来就繁重,而相叶雅纪作为棒球队队长还得在棒球队的事情上面费上不少时间,因此总是忙的天昏地暗。因此有一次下课两个人并肩走在校道上,二宫和也对相叶雅纪说他嫌他站在门口吸引了一大群他的爱慕者而让他感到很费事,因此不许再去接他。先去忙自己的事情,而他下课自己去找他就好。然而相叶雅纪对于口是心非的二宫和也并没有很放在心上,他捏着二宫和也像柴犬一样软嫩的脸颊,低头在他的嘴唇上连续啄了好几口,然后笑着说到,

  “我在行使我的权利,かず,我梦寐以求的权利。所以在我这么累的时候,就帮我好好行使我的权利吧。”

  看着对方笑容中露出的温柔,宛如黑宝石的眼睛里绽放出爱恋期待的光芒,眉宇间有一丝隐藏很深难以察觉的疲倦。二宫和也不自觉地就笑了起来,点了点头,伸手抚平了相叶雅纪微微皱起的眉头,仰起头在相叶雅纪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口,而在下一秒相叶雅纪便用手拖着二宫和也脑袋朝他的嘴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在不远处不小心目睹了全过程的风间俊介表示自己一口气被怒塞了七斤狗粮伤害很大,以后再也不要一个人来这里了。


   

  

  在早上棒球队训练完之后,收拾好的两个人便并肩从棒球场走向图书馆。两个人在星期四的早上都没有课,因此总是会在星期四早上相伴去图书馆。相叶雅纪就有各种的理由叫二宫和也出来陪他去干这干那,其中包括把他拉来图书馆自习和在棒球社的活动室里面看电影。和二宫和也宅到极致的属性不同,更多的时候,相叶雅纪喜欢到人多的地方呆着。相叶雅纪通常会在图书馆的桌子上摆满各种各样的参考书还有课本,或是做作业或是打开电脑修改着自己的论文。而还在大一课业不紧张的二宫和也便会在自己做完事情之后拿出掌机通关,或者只是看着相叶雅纪认真投入工作的侧颜发呆,并在心里感叹一下相叶雅纪为什么这么帅。当然,二宫和也是不会承认自己在相叶雅纪不知道的时候犯花痴,尽管他被樱井翔和松本润当场抓包过好多次。二宫和也很享受和相叶雅纪呆在一起的时间,他可以整个下午什么都不做就陪着相叶雅纪看书,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握着笔在笔记本上流畅地记着重点,看着他隽秀的脸上眉头微蹙认真地思考,看着他在茅塞顿开之后那因为舒心而笑弯了的眼,而从其中体会到的满心喜悦和快要溢出来的爱恋总是让他对这种感觉欲罢不能。因此他总是二话不说就空出时间赴约,甚至还推掉了不少来自松本润的约,为此松本润表示痛心疾首却也无可奈何。在慢慢地相处中,他也意外的发掘了相叶偶尔天然的一面,帅气与天然的反差却毫无违和地融合在一起,而面对着这样充满魅力的相叶雅纪,二宫和也的心脏总是以不太常规的频率跳动着。那个名为“相叶雅纪”的泥淖,二宫和也觉得自己似乎没什么可能爬出去了。

  

  在两人走向图书馆的途中相叶雅纪还不顾二宫和也的羞涩和反抗一把拉过他肉肉的手掌紧紧攥在手里。二宫和也因为周围的惊异的目光而低下头,感觉到脸颊的温度慢慢升上去。相叶雅纪倒是很淡定,面对对着他们两个拉手企图照相这一场景的镜头,依旧面不改色大步流星地往前走,顺便给了他们一个相叶招牌式笑容,秒杀无数菲林。两个人以相似的步调一同往着图书馆走,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有说话。秋天的风带走了夏天的燥热,已经变红的枫叶慢慢地往地下飘着,在空中画出好看的弧度,相叶雅纪的力度却一直不减。二宫和也能感觉到相叶微微汗湿的掌心,存在于手指上的几个老茧,以及刚运动完还没有褪去的温度,他笑了笑,努力抑制住自己疯狂跳动的心,坚定地回握住了相叶雅纪的大手。

  虽然没有侧头看相叶雅纪的表情,但二宫和也发誓,他确定,在他回握的那一瞬间,相叶雅纪一定绽放出了一个百万伏特灿烂的元气笑容。那笑容的能量透过两个人十指交缠的手,一路畅通无阻直达二宫和也的心里。

  

  星期四早晨的图书馆并没有很多人,公共区的桌子椅子大部分都还是空空荡荡的。相叶雅纪拉着二宫和也走到一个靠窗的比较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把课本参考书什么的从书包里一股脑拿出来摊在桌子上,拿出了笔电,“我有一篇神经科学的论文要改一下,不过应该不会很久。然后かず我们一起去饭堂吃饭?”

  “嗯。”二宫和也点点头,脸上的依旧带着因为害羞兴奋还没褪去的红晕。他低下头,打开掌机,还没有玩多久,背后就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二宫和也将游戏存了档之后转了转头,一张黝黑的面包脸笑嘻嘻地和他打着招呼,手里还有一大堆美术史的书。二宫和也转了转眼珠,想起这是三大校草之一的大野智,连忙起身和他打招呼。相叶雅纪也把目光从电脑屏幕前转了过来。他们两个和大野智打了招呼,大野智表示自己接下来还要去画室完成作业就没有久留,但是他却用软糯的声音带来了一个比较劲爆的消息,“刚才路过看到风pon,他和隔壁新闻系的系花福冈纯子在一起了。他说想介绍给我们认识,让我问问你们明晚有没有空一起去吃铁板烧。”

  二宫和也刚来J大也不久,对交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因此对于“福冈纯子”这个名字一脸茫然。而旁边的相叶雅纪便是一脸的难以置信,“那个新闻系的福冈纯子?那个新闻系系花的福冈纯子?和风pon在一起了?该不是风pon单相思而已吧?”

  “我刚才看到他们手牵手一起来的。”大野智依旧是一副没睡醒的表情,脸上是一脸茫然。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说没问题之后,大野智就慢悠悠地拿着书籍往画室的方向走过去。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人应该很能和自己合得来,虽然很好奇这个人的脑回路。

  “风pon这小子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相叶雅纪还处在这个消息的冲击中没缓过神来,“福冈纯子可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很难以亲近。她不知道拒绝了多少爱慕者。没想到风pon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把她搞定了?”

  二宫和也想起在棒球场上风间俊介一生悬命地为相叶雅纪应援声音嘶哑的样子,那笑容里充满了憨厚和崇拜,怎么也没办法把他和“系花的男朋友”这个形象联系起来。二宫和也扶额,觉得这个世界有些时候真的让人难以理解。”

  

  

  

  “你们等一下要出去?”二宫和也惊讶地看着松本润,对方露出了有点胆怯却又无比期待的眼神。二宫和也瞪了一眼低着头逃避目光的樱井翔,叹了口气,双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午饭的时候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拿着在饭堂打好的食物找到了坐在食堂一角的大野智、樱井翔还有松本润。五个人坐在一起吸引了半个饭堂的目光和半个饭堂的窃窃私语。二宫和也看着身体挨着的距离近到基本上要黏在一起成为连体婴的樱井翔和松本润,脸色一黑,便拉着相叶雅纪拖着椅子硬生生地坐在了樱井翔和松本润之间。正在吃着荞麦面的樱井翔被呛得不行,看着黑脸的二宫和也默默地低下头,连气场都弱了几分,而松本润则是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家占有欲爆棚的表哥,拿起刀开始帮他切他盘子里的汉堡肉。坐在对面的大野智依旧是一副没有睡醒的表情,咬了一口自己手里的金枪鱼三明治,安静地嚼着。而相叶雅纪则是一下子就和樱井翔聊地火热,顺带拿起筷子夹走了他碗里的几片叉烧,并放到了二宫和也的碗里。

  在聊天的过程中本来想约松本润去看电影的二宫和也意外发现松本润和樱井翔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约好了下午一起出去。樱井翔这个有心计有套路的人甚至都还没有透露这一次约会的地点。看着松本润一脸期待的眼神,二宫和也对樱井翔的强烈攻势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虽然他一再和松本润强调早恋的危害,但是松本润似乎并没有听进去——自从成功当选为学生会主席团的干事之后樱井翔就利用职权把松本润调到自己的身旁工作,日渐频繁的见面和在工作上的齐心协力似乎成了两个人感情上最好的催化剂。二宫和也很多时候看到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眉来眼去的时候都很想吼一句“其实有人还在这里的你们不要这么无下限好吗”。

  

  “嗯,我们去S大和他们洽谈学院祭上要合作的节目,”樱井翔嚼着面里面的豆芽,口齿却异常清晰,像是晚间新闻里的主播一样,“这一年的学院祭刚好是J大一百五十年的校庆,因此校方很重视,所以我们学生会也就得尽力而为了。”

  二宫和也疑惑地看了下满脸诚恳地樱井翔,又看了看一脸期待地松本润,没再说话,低下头啃着自己的汉堡肉。松本润悄悄松了口气。隔着众人看到了樱井翔有些狡黠的充满笑意的眼神,嘴角偷偷地上扬。

  

  “翔君为什么要对我哥哥说谎?”在两个人并肩走向地铁站的时候,松本润侧头,好奇地问着走在自己旁边的翻着手账的樱井翔,“而且,翔君要带我去哪里?”

  “まちゃん,”樱井翔把手账放回自己的书包里,握住了松本润的手,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今天想要帮你补错过的生日。”

  在皮肤与皮肤接触到的那一瞬间,松本润有些晃神,他感受到了樱井翔修长却有点冰凉的手指,传递着的却是那无法抑制的渴望与火热。松本润看着樱井翔的温柔的眸子,听着他又低沉温柔有磁性的嗓音叫着他“まちゃん”,看着他浑身上下透露出的一股精英范儿,能感觉到自己在迅速的脸红。和樱井翔在一起,就像是打一场胜负早已定的仗。樱井翔总是能够轻易地摸清他的弱点,在不经意之间就打乱他的阵脚,让他毫无怨言乖乖地上缴他所有的武器盔甲投入他的怀抱。在遇到樱井翔之前,松本润对“魅力”还仅仅只有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但是在遇见樱井翔之后,不仅仅是“魅力”,他似乎和自己世界里全部的褒义词画上了等号。

  真是在爱情的战役里输的片甲不留。

  “想要给你惊喜呢。”樱井翔看着红着脸的松本润,手指轻柔地摩挲着他的手掌,秋风吹过,带着些凉意,但是松本润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都要被烧起来了。樱井翔低沉的嗓嗓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因为我最喜欢你啊,まちゃん。”

-T.B.C.-

============================================================

*可惜依旧没有怎么用到ABO的梗( ╯□╰ )文力不够太残念ww

*感谢看到这里的gn们♥

评论(16)
热度(205)

© Serendip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