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dipity

✨My life is my message✨







Arashi团饭红担
@KkkkGezooo

怦然心动「竹马翔润ABO」00-01

*开新坑( ╯□╰ )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ww

*ABO设定;OOC和傻白甜预警;大学时代背景

*特别感谢我的日本紫担萌妹纸室友提供的各种           脑洞     建议o(^▽^)o

*希望gn们能喜欢♥

============================================================

      0

  在遇到那个人之前,所有的怦然心动于他和他而言只是如同童话一般不现实的存在——那只是在爱情文和爱情剧中用来抚慰人们日常生活中伤痕累累的心灵使用的快被用烂的桥段,寄托着人们某种不切实际的心灵慰藉。一见钟情,怦然心动,喜结连理,白头偕老,没有哪一对能够按照这个完美到梦幻的程序从头走到尾。

  他和他笃定地否认着这一切的可能性。

  

  可是又有谁有能够在充满变数上的人生上做绝对的保证?

  

  或许在某个夏天,蝉鸣地欢快,微风飘过,树叶发出簌簌的响声,临近傍晚的阳光温柔地洒在正在赶路的他和其它步履匆匆的行人身上。而在不远处,素未谋面的他百无聊赖的坐在树下的长椅上,耳机里流淌着悠扬的钢琴声,看着眼前经过的人群——

  然后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他。正在赶路的他也正好停下来回过头来看他。四目交接,嘴唇微扬,在那个瞬间,时间仿佛停下了脚步,路上的行人都消失不见,空气中像是溢满了粉红色的泡泡一样充满了黏腻的味道。他们能感觉到心脏在比平时都更有力地跳跃,沸腾的血液点燃了全身的兴奋因子,红晕慢慢爬上脸颊。

  因为是他。只因为是他。

  而后他们怦然心动。而后他们一眼万年。

  

  1

  J大。

  新生开学季。

  

  虽然已经入秋,但是空气中依旧弥漫着盛夏残余的气息。激动的新生们以及担忧的家长们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快步穿梭,唤醒了在暑期中沉睡的校园。教授们和家长们在报到处聊的起劲,学长学姐们则是热情地给迷了路一脸茫然的新生指明方向。

  

  二宫和也和松本润便是这群激动的新生们的其中的一员。

  

  虽然对于二宫和也和松本润来说,能够进入J大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在即将踏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有些期待和激动。特别是二宫和也,对自己未来的大学生活充满了向往,至于原因呢,一是因为自己顺利进入了J大计算机系,二是因为自己将会成为松本润四年大学时代的宿友。

  二宫和也才不会承认其实第二个才是主要原因。

  

  松本润是二宫和也的表弟。虽然两个人的诞生日只相差两个月,但二宫和也从小就扛起了表哥的责任,对这个包子脸有奶音的可爱表弟疼爱有加,几乎要把他宠上天。家里离得很近的两个人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在同一个学校结伴上放学,关系近到了同穿一条裤子同吃一碗饭的程度,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在初中的时候,根据他们已经挺明显的身体特征,周围的人都笃定地认为二宫和也以后会是alpha,而松本润是omega,因此对他们上高中的时候会需要暂时分道扬镳而深信不疑。谁知道在性别鉴定结果出来之后,本来是alpha强力候补的二宫和也居然和松本润一样也是一个omega,让周围的人都大跌眼镜。

  

  当时,对于自己是omega这件事情,二宫和也一开始因为心理落差而沮丧了一阵子。不过一看到自家软萌的弟弟一脸开心的拉着他的袖子说太好了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继续在同一个高中念书了,二宫和也心中的沮丧在那一刻烟飞云散。能够和自家弟弟继续呆在一起可以帮自己挡掉所有的不愉快,因此而对于自己性别的这件事情也没有那么介意了。

  这就是可怕的弟控的力量。

  

  就这样,两个人高中的时候也继续呆在一起,大学也毫无意外地同时选择了J大。松本润如愿以偿的进入了戏剧系,而二宫和也则选择了自己一直很感兴趣的计算机系。两个人在舍友意向申请表上也都毫不犹豫地写上了对方的名字,因此顺理成章地成为大学室友,并在接下来的四年继续呆在一起。

  对于他们这种黏在一起十几年宛如半个连体婴的行为,他们的学弟兼大亲友生田斗真表示他们俩个是可以和对方一起携手过完下半辈子而且还不生厌的人。

  

  嘛……其实也没错。二宫和也当时心想。毕竟自家弟弟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纯真善良软萌可爱人人都想要来一打的像小天使一样的存在。

  所以怎么会生厌呢?

  

  

  “现在这一刻我终于深刻地体会到了当一个omega的好处,”刚收拾完宿舍的二宫和也躺在Queen Size的床上玩着掌机,余光瞄到在厨房忙碌着的松本润的身影,满足地笑道,“在J大,omega宿舍真是宛如天堂一般的存在。”

  

  的确,为了保护人数较少且相对较弱的omega,J大给omega们建了一栋环境优美、设施齐全、离主教学楼很近很方便的宿舍楼。相比起嘈杂拥挤的alpha宿舍和beta宿舍,omega宿舍里每一间房间就像是一个迷你公寓,不仅有独立房间,而且厨房冰箱沙发洗衣机烘干机等基础设施也应有尽有。

  而当二宫和也和松本润收拾好了房间之后,虽然已经听闻omega宿舍的豪华的两人还是不禁再次感叹了一下自己装备齐全的宿舍。

  

  “ニノ,意大利面做好了快过来吃,”松本润关火,把锅里的意面精准地分到两个盘子上,冲窝在床上打掌机的二宫和也喊了一声,“刚才收拾房间的时候不是一直在喊肚子饿肚子饿的吗?快起来。”

  “我就知道J对我最好了,”二宫和也放下掌机,跳下床,顺着香味走到餐桌旁,新鲜出炉的意大利面令人垂涎欲滴。看到松本润还特地在自己的盘子上放了一块汉堡肉,二宫和也笑开了眼,小跑过去餐桌那头抱住了正在脱围裙的松本润,小尖嗓软绵绵地叫到,“J真是小天使呀小天使。”

  “所以吃完饭之后把碗给洗了。”松本润笑着推开了二宫和也,两个人打闹了一番才坐下来好好吃饭。

  

  途中意外接到了二宫妈妈打来的电话。她问候了一下两个人的情况,提醒二宫和也在大学的时候不要再低头打掌机了而是要多跟松本润出去社交,特地叮嘱了一下两个人记得把omega抑制剂放好。二宫和也含糊地应付了妈妈的絮絮叨叨,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本想就此说再见挂电话,没想到妈妈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和也你和润润在大学赶紧找对象,这可是你们的黄金时期。怦然心动这么浪漫的事情不就是在大学发生的吗?记得遇到对的人要赶紧主动出击,占为己有。”

  

  二宫和也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妈,我们还年轻,不急着做出这个人生这么重大的选择。”二宫和也清清嗓子,看着餐桌那头还咬着半截意大利面一脸惊恐的松本润,朝他抛过去了一个安心的眼神,“再说怦然心动这种这么梦幻的设定对于我们来说一点也不靠谱好吗?我们是在念大学而不是在拍纯爱剧。”

  

  然而二宫夫人依旧坚持不懈地给他们普及着尽快脱单的好处和根据历史数据怦然心动并非小概率事件的观点,二宫和也听的哈欠连天,敷衍地应着tension很高滔滔不绝的母亲大人。松本润三两下解决完自己餐盘里面的意大利面,便立刻起身走到自己的床上默默带上了耳机。二宫和也拖着下巴听着母亲似乎没有尽头的普及,内心一边吐槽着她身上的少女心,一边狠狠地否定了怦然心动在自己身上发生的这种可能性。

  

  怦然心动什么的,一点也不切合实际。因为长相清秀,从小二宫和也没少被那些莫名其妙就“怦然心动”的追求者骚扰个够,实在是把二宫和也烦的受不了。二宫和也曾经坚定地表示过自己不会怦然心动。不仅如此,二宫和也甚至在心里发誓过如果自己和一个对自己怦然心动的人在一起那自己就不姓二宫而姓松本。

  尽管这么坚决,但其实没过多久,二宫和也的脸就被自己打得啪啪响。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在想尽办法成功地从母亲的“你要赶紧找对象”的话题逃出来之后,二宫和也松了一口气。再次感谢了自家小天使弟弟给他做了一餐美味丰盛的午餐,二宫和也拿着两个人吃干净的盘子走到水池边,打开水龙头。水流的声音充斥着暂时安静下来的宿舍,望着在沙发上兴致勃勃地读着新生咨询手册的松本润,二宫和也一边往盘子上抹着泡泡一边和松本润搭话,“今天好像也是社开是吧?J今天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吗?”

  “嗯……”松本润飞速翻阅着含有学生社团的信息册,水声和盘子之间碰撞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我的话当然是戏剧社或者是学生会,但是好像都是明天才有活动。之前ニノ不是说对棒球社很感兴趣吗?等一下是这个赛季J大的一起场棒球赛,和A大的。洗完盘子之后我们一起去吧!”

  “好啊。”二宫和也笑嘻嘻的将盘子放到架子上,湿漉漉的双手在裤子上胡乱摸了一下,“他们结束之后我们还可以去问他们借球和手套然后另外找个时间自娱自乐。毕竟我们很久都没有一起打过棒球了。”

  “这一次不会再输给你了。”松本润拿起背包,回头给了二宫和也做了一个鬼脸,“等着瞧吧!”

  二宫和也冲上去伸手企图揉乱了自家弟弟的头发,遭到松本润的奋力抵抗。两个人就一路这么打打闹闹地走到了离他们宿舍不远的棒球场。离棒球赛开始还有三十分钟,而棒球场场边已经人声鼎沸,放眼望去座无虚席。这一场本季度J大棒球队第一场比赛吸引了J大学生十足的关注。许多J大的学生都穿上了校T,拿着加油棒,迫不及待地等待着比赛的开始。二宫和也和松本润在观众席走了好几圈,好不容易在中间靠后的一排找到两个位置。挤进去之后刚坐下,身边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二宫和也和松本润往场上一看,原来是J大棒球队的队员陆续开始入场。

  “我不知道原来J大棒球队在校这么受欢迎,”二宫和也倾身朝松本润耳边嘀咕,“我们是不是再来晚一点就连位置都找不到了。”

  “真的,你看下后面已经开始站着的人。”松本润小声回答,并用手指往后边的看台指了指。二宫和也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在最后一排座位后面已经开始堆积了站着的人群了。二宫和也这盛大爆棚的场面大吃一惊,不禁感叹道,“J大棒球队真的好受欢迎啊!”

  “特别是在他们上一年拿到了联盟棒球赛的优胜之后,”坐在二宫和也旁边的长得很隽秀的男生听到二宫和也的感慨,转过头笑着对他科普到,“当时还是大一新生的5号选手相叶雅纪大显身手,是J大取得这个优胜不可或缺的关键人物。而当年他也被评选为联赛的MVP。”

  “啊,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风间俊介,是J大经济系的大一新生。”风间俊介看着两个人懂了却又带一点疑惑的眼神,连忙解释道,“相叶雅纪是我高中时候的前辈,他在高中的时候棒球的技艺就已经炉火纯青。我们是旧相识,所以我才对他的事情比较了解。他已经是J大小有名气的人物了,传说中的三大校草之一,今天也有好多人是专门过来看他的。”风间俊介指了指右边。二宫和也和松本润看到许多人举着“相叶雅纪加油”“相叶雅纪你最棒”之类的绿色应援牌,恍然大悟。松本润和二宫和也都对这个笑起来让人感到很舒服的男生很有好感,连忙做了自我介绍,“谢谢!我是戏剧系的松本润,他是我的表哥、计算机系的二宫和也。我们也都是大一新生。”

  “你们也是大一新生?太好了。啊,你们快看,那个就是相叶雅纪。”风间俊介看到压轴出场的学长显然很是激动,手微微颤抖地指着场下正在走出来的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周围的欢呼声显然比刚才大了好几倍,“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怎么办现在好紧张好紧张……”

  二宫和也在心里吐槽了一下因为激动而有滔滔不绝倾向的风间俊介,这家伙觉得话唠属性无疑。而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二宫和也明显感觉到自己不同于平常的心跳频率——

  虽然是远看,但是那形如模特般的身板让穿着宽大棒球服的相叶雅纪在一群棒球队员之中脱颖而出。棒球帽盖不住他好看的脸蛋和那治愈的笑容,黑褐色的头发柔顺地贴着他白皙的脖子。他走上场时淡定自若却又张扬外露,眼睛里闪着从容的光芒,无不彰显着他是这个棒球场上的王者。二宫和也无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真是太帅了。

  帅到他的心都在ドキドキ地跳。

  浑身的血液都在往脸上冲。

  这真是太反常了,二宫和也感到有点不安,深吸了几口气,企图让自己平复下来。悄悄瞄了眼身边的人,显然是被现场气氛所感染,松本润和风间俊介已经开始跟随着人群在为J大棒球队呐喊加油,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场上。二宫和也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J发现自己的异常。

  不然就不是一句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了。

  

  而在比赛的时候相叶雅纪的优异表现也让到场的一众人热血沸腾,一直在喊“相叶、相叶、相叶。”敏捷的身姿,有力的击球,迅速的反应,在他的活跃下,J大棒球队在开场没多久就已经占领了优势。随着比分越拉越大,看台上的观众们也越来越兴奋。这是一场可以看见胜利的比赛,大家都满心期待,并暗自祈祷那个令人激动的瞬间赶紧到来。二宫和也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相叶雅纪。他棒球服背后大大的5号显得格外突出。看着他在阳光下奔跑的身影,二宫和也觉得自己ドキドキ在跳着的心比刚才更加激烈了,甚至连着自己身体的温度也在提高,手心已经在开始出汗。这么反常的自己真是太奇怪了,二宫和也再次深呼吸了几口气。场上的相叶雅纪正在准备击打着最关键的一球,如果拿下这一球,那么本赛季首场棒球赛的冠军就是属于J大的了。全场观众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焦躁期待和紧张的气息,J大教练席上的人们双手合十祈祷上帝——

  而相叶雅纪不负众望,打出了一个全垒打。

  观众们都沸腾了,跳起来纷纷大喊着“相叶、相叶、相叶。”而还在深呼吸尝试着平复下来自己心情的二宫和也也被身旁同样激动的松本润和风间俊介拉起来欢呼。二宫和也透过人群的缝隙,看着那个被队友们簇拥着的相叶雅纪。棒球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拿下,汗湿的头发柔顺地贴在脸颊两旁。空气中弥漫着难以言喻的激动因子,像是在过盛大的庆典。或许是被带动了,二宫和也也情不自禁地和周围的人一起高喊起来。

  

  相叶雅纪在接受完队友和教练的祝贺之后面对观众席向观众们挥手。观众席又是一阵震天动地的尖叫声。二宫和也听到了旁边风间俊介已经开始沙哑的嗓音。不远处被太激动的迷弟迷妹们飞出去的应援板落地的声音源源不断。二宫和也在心里吐槽着,却跟着其他人一起尖叫起来。相叶雅纪似乎对观众们比预期大得多的热烈反应有点受宠若惊,一下子不止如何是好。他挠挠后脑勺,有点疑惑的朝着观众席看了一圈,看不见眼白的眼睛宛如夜空中的黑宝石。

  

  在他的眼睛接触到二宫和也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漆黑的瞳孔直直地看着二宫和也。二宫和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和让自己的心脏ドキドキ地跳的帅哥相叶雅纪四目相接,一下子也愣在那里。周围人声鼎沸的棒球场似乎一下子安静下来。二宫和也能够感受到自己快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脏,飞速奔跑在血管里的血液,逐渐升高的体温,还有再次爬上自己脸颊的红晕。一阵凉爽的风飘过,带来了淡淡的青草香味,可以隐约地听见远处的蝉鸣和鸟语。

  

  然后相叶雅纪看着他,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特别灿烂。看不见眼睛的眼白眯成了一条缝,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脸边隐隐有些褶子。汗随着他的脸颊流下,笑容里元气满满的能量穿过距离直直传到二宫和也的心里。

  在那一瞬间,二宫和也心里一紧,似乎听到了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声音。耳边隐约响起了周围人比刚才更宏亮的尖叫声。二宫和也呆呆地看着被教练叫过去拍合照的相叶雅纪,内心暗自叫到不妙——

  完了,自己好像彻底陷下去了。

  

  在那个夏天的下午,没有白云的天干净的很彻底,太阳传递着火热的温度,空气中偶尔拂过一丝微风。无意间飘到心间的种子,受到阳光和雨露的滋润,正蠢蠢欲动准备破土而出。在凝聚着众人的尖叫欢呼和热血的棒球场里,二宫和也清楚地感觉到,只因为那一瞬间,在自己的心中,已经有些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TBC.-

评论(12)
热度(291)

© Serendip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