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dipity

✨My life is my message✨







Arashi团饭红担
@KkkkGezooo

情书【竹马X微翔润】

*赶在最后的时候发一篇七夕敲的短篇(●'◡'●)

*写着写着自己也好想有一个竹马( ▼-▼ )

*希望gn们看的开心,七夕快乐♥


============================================================


【1】

  二宫和也表示很郁闷。

  造成郁闷的原因是已经连续一个月出现在他储物柜里的情书。

  情书从二宫和也大三开学的第一天开始出现。二宫和也每天准备去上课前打开储物柜都可以发现夹在自己即将要上课的那本课本里面的情书。送情书的人似乎非常钟爱绿色,绿色的信封,绿色的信纸,绿色的胶带……每封情书从里到外都是绿色的。

  一开始二宫和也非常的嫌弃,作为把“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游戏机”精神贯彻到底的人,他并没有兴趣风花雪月,因此看也不看就随意扔在了储物柜的角落里了。原以为只要无视几天那家伙就会知难而退,但是送情书的人丝毫没有因为二宫和也的无视而受到影响,第二天继续送,顺手还整理了一下二宫和也一直都弄得乱糟糟的储物柜。一个月下来,情书每一天都夹在自己第一节课的要用到的那本课本里面,而且每一天都会帮二宫和也整理他乱七八糟的储物柜,风雨无阻。或许是被他的坚持和乐天的性格所吸引,没过多久,二宫和也便好奇地拆开了那一天夹在《Java编程》里的情书,顺带也把之前的情书都拆开来看了。意料之外的是,情书的格调很高,字体优美,里面多通过引用脍炙人口的诗句来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完全不带重样,比如——

  “我不会为了你舍弃世界。但是,我也不会为了世界舍弃你。”*

  二宫和也承认有些时候这么有情调的句子对他这种游戏死宅还是很受用的。而且情书里还总是会叮嘱二宫和也好好吃饭,记得去听复习课,考试加油……二宫和也表示顺便免费收获一个每天帮自己整理储物柜的人和一份备忘录也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渐渐的,二宫和也开始期待着每一天准时到达的情书和井井有序的储物柜,而想要见一面写情书的人的想法也日渐强烈。在收到第二十九封情书的时候,他开始寻找写情书的主人。

  可是二宫发现这二十九封情书里都没有署名和任何联络方式。他感到很郁闷。

  第二天,他又定番收到了情书。在这一封引用了法国诗人缪塞的《雏菊》*同时叮嘱了二宫和也好好吃饭的情书里,依旧没有任何署名或者是联系方式。二宫和也心中的郁闷又膨胀了一些。

  嘛,虽然在与游戏机抱团度过了两年单身大学生活之后收到这么优美有情调的情书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是面对着那三十封未署名的情书之后,二宫和也头有点微微的疼——

  很抱歉,不过,你到底是谁?

  

  当天晚上,当二宫和也拿着一沓情书回宿舍咨询已经沉浸在恋爱中的喜悦两年了的自家表弟兼宿友松本润的时候,对方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笑容。

  “不知道是谁这么没眼光看上了这个一天到晚只会窝在宿舍里打游戏的人,”松本润随手拆开一封情书,意味深长的看了又已经摊在床上开始打游戏的二宫和也,“你可不要辜负这段好不容易才出现的桃花运啊!”

  “我现在倒觉得这可能是恶作剧或者是大冒险输了的惩罚之类的东西,”打游戏打得正起劲的二宫和也手指顿了一下,不过很快又在键盘上飞速游走,“不然怎么会都不署名也不留下联系方式。J,所以你看了之后有任何关于写这封情书的人的线索吗?”

  “ニノ自己是怎么想的呢?”松本润转了转眼珠子,眼睛里充满了狡黠的笑,“ニノ你不是喜欢社交的人。是怎么遇到这个对你一见钟情而且坚持不懈的和你写情书的人,你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吧?”

  “我这个连社团也不参加的人怎么会知道?”伴随着游戏通关的提示音,二宫和也叹了一口气,满脸无奈地侧着头看着正在把玩着情书的松本润,“J,你可是戏剧系的交际花。我觉得能写出这种东西的人不是文学系就是新闻系的吧?可是我和这两个系的人一点交集都没有啊,除了那个早已经和文学系系花卿卿我我羡煞旁人的新闻系学生风间俊介。”

  “嘛……我是有点想法这个人是谁了,”松本润撅撅嘴巴,看着二宫和也期待的眼神灿烂一笑,“不过呢,我可没打算告诉ニノ。毕竟这种这么两小无猜纯洁浪漫的追求方式现在可是不多见了,说不定他这么安排是有他自己的用意的。要是这么快就把答案告诉你的话未免太辜负这位的良苦用心了。”

  “……”二宫和也无声地咒骂了一次樱井翔之后,决定明天好好找他聊聊人生。自从他两年前死缠烂打地拐走了自家表弟之后,自家表弟的腹黑指数与抖S气场就呈指数爆炸一般与日俱增,让他有些难以抵挡。二宫和也很想朝樱井翔吼一句快把两年前那个软萌可爱懂事善良的润包子还回来!

  “ニノ你这么聪明一定有自己的方法知道对方是谁的。”松本润把情书折好放回信封,然后爬上床顺便关掉了寝室里的灯,“早点睡觉,我明天早上和sho酱有约。晚安。”

  “……晚安。”在黑暗中再次无声咒骂了一次拐走自家表弟的樱井翔之后,二宫和也在床上飞快地思考着。琥珀色的眼眸一眨一眨,在黑暗中闪着光。

  嘛……方法肯定是有的。二宫和也心想。

  要想尽办法知道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2】

  “かず早上好,我叫まーくん。我和かず一样都是J大的学生哦。只不过我比かず大一届,我现在是大四生。”

  因为有早课而需要一大早打开储物柜拿课本的二宫和也发现了在井井有条的储物柜里黏在黄色便利贴旁边的绿色便利贴以及上面歪歪扭扭的一段话。

  自从那晚松本润拒绝透露任何关于这位神秘的写情书的人的信息,二宫和也决定自行寻找。而他采取的方式就是主动出击——

  既然你不主动自报家门,那我就先询问你好了。

  因此在第二天定番收到情书之后,二宫和也便写了一张黄色便利贴,并黏到了储物柜里面。黄色便利贴上面写着——

  

     “你好,每天送我情书还帮我整理储物柜的我不知道名字的你。请问你的名字是?

  P.S. 我叫かず。我想要认识你,你可以告诉我多一些关于你的事情吗?”

  

       二宫和也知道送情书的人每天都会打开并整理自己的储物柜,因此他就不会忽视掉黏在上面的便利贴。在便利贴上写上自己的疑问,说不定会得到对方的回应,进而知道更多对方的信息。

  果不其然。二宫和也因为计划成功而喜上眉梢。

  不过……大四的不是应该要为寻找实习而焦头烂额了吗,为什么还在这里谈情说爱风花雪月?而且不要因为我写かず,你就写まーくん啊,你明明知道我的名字的!还有这个字也真是写的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和情书里的字体相比简直不堪入目。二宫和也看着那张绿色的便利贴在心中默默吐槽,可是却止不住浑身的激动。拿出今早要用的课本《离散数学》,找到里面已经静静的放着一封绿色情书。二宫和也小心翼翼地撕下便利贴,把它和情书黏在一起,然后放到书包里最里面的隔层。

  目标范围缩小为{J大、大四、名叫まーくん的人}。

  二宫和也先在脑海里搜寻了一番,无果。无奈他在J大认识的人很少,就算是对方自报全名二宫和也都不一定有任何印象,所以还是问问交际花J吧。二宫和也掏出手机给松本润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心情大好地轻哼着歌走向阶梯教室。

  まーくん……这个名字还挺耳熟的。不过,很好听。

  

  三个小时之后,樱井翔代表松本润回短信拒绝了二宫和也寻求帮助的请求,并在附上一句——

  “人家都这么煞费苦心地来追你,你不自己找出来就真是太可惜了。”

  午饭时间,正在宿舍啃着汉堡肉的二宫和也被呛得不行,连忙拨了松本润的电话。提示音响了三下,电话那头响起来的是樱井翔低沉的嗓音——

  “喂,ニノ?有事吗?”

  “……松润呢?……咳……为什么没有接我的电话?”二宫和也还没缓过来,依旧咳个不停,“他不是一大早就……咳……神清气爽地去找你了吗?”

  “他有点累,现在在睡觉。”电话那头的樱井翔倒是很淡定,“刚才剧烈运动完。等他醒了我带他去吃东西然后送他回学校上晚课。”

  “……”二宫和也喝了口水,顺了顺气。这两个人真是永远活在热恋期里,大白天的还那么明目张胆。不过二宫和也转念一想,根据刚才樱井翔发的那条短信,他似乎是知道什么的样子。不能放过每一条线索,因此二宫和也连忙开口问到,“所以sho桑是知道一些关于这个写情书的人的信息吗?”

  “估计现在就你一个人还不知道了吧?”在电话那头的樱井翔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ニノ,机会是自己争取的。”

  “……所以sho桑你告诉我不就好了嘛?”二宫和也又喝了一大口水,啃了一口汉堡肉,口齿不清地说,“我们的学生会主席sho桑人脉广泛,一定知道一些蛛丝马迹的,对吧?”

  “要是我告诉你了你会怎么样?”樱井翔反问,“应该会约见面。可是之后呢,你会怎么做呢?”

  ……二宫和也愣住了。他倒没想到这么久远的问题。他现在好奇心完全被吊起来,迫不及待得想知道这位写情书的人的具体身份,然后见个面。至于以后,或许成为莫逆之交,又或许变成形同陌路,这个难说。

  可是莫名的,二宫和也为后一种想法而感到心痛。他不愿意。这个写情书的人,清楚得知道他的课表和行程,会帮他整理他每次都有意或无意弄乱的储物柜,会在情书里面嘱咐他好好吃饭,会告诉他考试前去听重点然后好好复习……一开始二宫和也对这些细节并不放在心上,可是习惯之后,二宫和也却不想它消失。他自己也没意识到,他希望和这个写情书的人有更深的羁绊。

  一种别人无法超越的羁绊。

  第一次对于一个素昧谋面的人有这种莫名的情感,二宫和也表示有些无法理解。

  “给你个提示也可以,”在那头的樱井翔似乎意料到二宫和也的反应,语气有些微微的得意,“你们并不是素昧谋面的人。他和我说你们俩个之前曾经见过面说过话。年代久远或许你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严格来说你们算是‘竹马’。”

  “哈?”二宫和也脑袋彻底当机。竹马?那不就是从小就认识了吗?二宫和也的脑海里飞速搜索。二宫和也并不是个爱社交的人,从小到大朋友不多,因此可供排除的选项并不太多。而进入大学时代,二宫和也更是将“宅男属性”发挥到极致,和之前的朋友更是鲜有联系。要上升到“竹马”程度,二宫和也的脑海中只能浮现出和自己年龄相仿的自家表弟松本润的名字。

  但那家伙不早就被你拿下了。

  二宫和也表示不明所以,“不对,不对。他或许是在说谎混淆视听。如果是我竹马的话,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个你问我我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狡黠的笑意,“松润马上要起来了,我要带他去吃楼下的中华料理了。祝你寻找顺利,再见~!”

  一脸懵逼的二宫和也被樱井翔挂了电话,在宿舍再次无声地诅咒了他。

  不过,樱井翔的一番话倒是提醒了二宫和也很多。写情书的人非常了解自己的课表行程和生活习惯。与此同时,自己怎么都没法从身边知情的人口中套出他的信息——

  那么这个人,肯定在暗中已经买通了自己周围的人和他们达成统一战线了,特别是松本润还有樱井翔。

  啊……亏自己这么后知后觉。这位真是太心机了。

  

  

【3】

  “在休息的时候喜欢去泡澡。棒球的话有一直打,最近打算组建一支自己的棒球队。かず要记得多运动哟♥”

  二宫和也轻轻地拿下写了这句话的绿色便利贴,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把它贴在之前的便利贴旁边。自从二宫和也意识到了自己被松本润和樱井翔毫不留情地给卖了之后,他决定自食其力。经过再三思量,采用的方法无非还是每天收到情书之后在储物柜里面留下便签条写上自己的留言。而写情书的那位除了每天帮他整理储物柜,也会很耐心地回复。

  二宫和也才不会承认他其实比预想的很更享受这个过程。这几天早晨起床第一件想到的事居然不是估算自己的存折里面还有多少钱,而是在猜测那个家伙今天会回些什么。

  一个星期过去了,二宫和也似乎可以在脑海里面模糊地勾勒出まーくん的形象了。J大临床医学系大四生在读、天然、爱笑、爱动物、圣诞节生日、喜欢泡澡、擅长做麻婆豆腐、运动神经很好、棒球上手……这么看来,应该是在J大非常受欢迎的阳光少年。二宫和也对于自己的童年里是否有这样一个高人气的竹马而感到非常疑惑。不过,越是知道多关于他的事情,二宫和也就越有一种熟悉感,仿佛俩人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面。那么现在看来,在花名册里面翻一下应该可以找到符合的对象。

  当然,他不会承认他昨天是通过贿赂临床医学系的辅导员泷泽秀明而得到花名册的,代价是一餐价格非常昂贵的晚饭。

  虽然心痛,不过物有所值。二宫和也在快步走向课室的途中一个个默念着花名册里面的名字,佐藤阳子、大仓忠义、田中理惠、山崎龙之介……相叶雅纪、大岛静香……

  等等,相叶雅纪?!

  雅纪?!

  まーくん?!

  一阵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该不会……手一抖,二宫和也正在快走的脚步猛地停下,身后同样在赶往课室的同学结识地撞上他。背上的痛觉把二宫和也拉回现实。双方道过歉之后,二宫和也退到墙边,将手机中的花名册调回到“相叶雅纪”的名字那里,并放大他的证件照。

  照片上的相叶雅纪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刘海柔顺地贴在他的额头,脸边隐约有些褶子,看不见眼白的眼睛熠熠生辉。

  二宫和也点开了他的档案。档案上写出他大四、12月24日生、J大棒球队队长。

  Bingo!应该是他没有错了。二宫和也开始仔细端详着手机屏幕中相叶雅纪的照片。

  长得挺好看的,可以算得上是校草级别的学长。这个写情书的人的颜值远远在他的意料之上。一想到是这么帅气的人给自己写情书帮自己整理储物柜,二宫和也的脸就开始泛红。

  嘛……的确挺好的。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心头泛起一阵熟悉的感觉,但是二宫和也却怎么也无法在记忆中搜寻到相叶雅纪的影子。他和他从小认识?

  

  “嘛,人的记忆都是有限度的,”在J大的校园咖啡厅里,大野智慢悠悠地在自己的咖啡里面加了一勺糖,并对着咖啡使劲吹气,“我也忘了很多我小时候的事情,包括我以为我会记得的事情。”

  今天早上,前天刚跟随学校考察队去海上考察了两个多月胜利归来的J大海洋系学生大野智打电话约二宫和也出来吃饭,说是好久没和好友相聚甚是想念。地点在学校一家人气十足的咖啡厅。大野智是二宫和也上了J大之后交的为数不多的朋友中的一个,因此本来打算宅在宿舍打游戏通关的二宫和也二话不说便答应了。虽然在见面之后二宫和也狠狠地吐槽了黑了不止一个色号的好友,但还是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疑惑和盘托出。

  “话是这么说,”二宫和也啃了一口手中的汉堡,口齿不清地说,“但是通常来说应该会是‘记不清’而不是‘记不得’吧?如果真是我竹马的话,我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这个嘛……”吹了许久的气,大野智尝试着抿了一口咖啡,却被烫的不行,咳嗽不止,“好烫……咳……咳……嗯,会不会只是ニノ没有联想到而已呢?”

  “什么意思?”

  “嘛……咳……就是说你的这段记忆或许因为被大脑归为怎么都不可能和这件事情扯上关系而事先被过滤掉了,”大野智伸了伸舌头,“好烫……所以ニノ还是要再好好想想……”

  二宫和也倾身用手抚了抚大野智的后背,继续啃着手中的汉堡,脑海里还在飞快地思索。

  “嘛……我是很高兴ニノ有个这么好的归宿啦,”大野智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笑着伸手拍拍二宫和也的肩膀,“看你这么投入的在想、在找,他这么一个多月以来的努力也是没有白费的了。”

  ……这段时间你不都在海上吗?为什么感觉对这件事情好像很了解一样的?二宫和也看着眼睛笑成一条缝还在对着咖啡吹气的大野智,不知怎么的内心也有种自己被卖了的预感。

  相叶雅纪你居然能连大野智也收买。你的手段真是太高明了。

  

  

【4】

  当天风间俊介给原本和大野智告别后打算利用大半天打游戏通关的二宫和也发了一条讯息,告诉他棒球队的集训从今天下午开始,地点在J大操场。二宫和也刚想吐槽风间俊介棒球队的集训关我什么事,脑海中却猛然浮现之前在花名册上看到的相叶雅纪在学校的社团活动“棒球社社长”。

  嘛……那就去一下吧。二宫和也在心中默默打消了玩游戏打发时间的想法。毕竟之前小润也有提过大二想要加入棒球社的想法,就当帮他搜集信息刺探情报好了。

  至于那个完全和相叶雅纪站在同一战线的风间俊介,二宫和也在心中默默把他也和其他好友一样拉近了黑名单。

  

  傍晚的天气很好,橙红色的晚霞温柔地洒在在操场拼命训练的人的身上。二宫和也沿着校道慢慢地走向操场,远远地就看到奋力拼搏的棒球队的身影。在一群人中间,二宫和也一下子就认出了相叶雅纪,那阵熟悉的感觉依然在心中萦绕。二宫和也走到观众席上,默默地看着棒球队的训练。相叶雅纪不愧是J大棒球社的社长,能够在一群队员中傲视群雄。高俊挺拔的身姿在夕阳的衬托下英气逼人,光柔和了他脸上的褶子和汗水。他干练地协助教练指挥着整个棒球队的训练,棒球帽盖不住他充满笑意的脸还有他的帅气。

  二宫和也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真的太帅了。

  在操场上认真训练的相叶雅纪听到教练的指示,理了理帽子,走上击球手的位置准备击球。球来了,相叶雅纪镇定自若,一杆而上,一气呵成。路过的女生发出了“キャキャ”的尖叫。二宫和也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夕阳下,相叶雅纪颀长的身材和他记忆中某个瘦弱少年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原来是那个バカ,二宫和也嘴角微扬。

  嘛……这么说来,这个家伙还真的是自己的竹马呢。

  

  时间回到了九年前。

  六月的千叶,隔绝了东京的川流不息和车水马龙,可以听见街边树上知了的叫声以及熟人们碰面时的招呼声。刚下过雨,天空是清澈的蓝,空气中充满了泥土的清香味。十二岁的二宫和也一脸难过地跟在即将出差两个月的父母的身后,内心抗拒着要在位于千叶的爷爷奶奶家度过自己的暑假的想法。

  假期什么的,肯定还是在东京比较爽。不仅可以每天沉迷在自己喜欢的游戏世界里,还可以时不时招呼自己可爱到极点的小表弟小润来自家做客。真是想想就美好。

  但是二宫父母拒绝了将二宫独自留在东京的家的提议,更是反对在没有他们的情况下叫小润来他们家里玩。二宫夫妇倒不是因为讨厌小润,只是因为上一次二宫和也叫松本润来家里玩的时候他们成功的弄断了二宫夫妇的床板。

  这个后果很严重。因此经过深思熟虑的二宫夫妇决定将二宫和也送到在千叶的爷爷奶奶家。这里不仅环境比较好,而且听爷爷奶奶说隔壁还住着一个和二宫和也年龄相仿的非常可爱讨喜的小男孩,因此二宫和也一定会在这里留下一段美好的暑期印象的。

  二宫和也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父母神一般的逻辑思维,并且一边否认了“会在这里留下美好记忆”的想法,一边盘算着怎样蛊惑爷爷奶奶早一点放他回东京。

  

  不过,事实很快证明,二宫和也错了。他不仅不想早点走,还不想离开。

  

  住在爷爷奶奶家的第一晚,隔壁的那个“和二宫和也年纪相仿的非常可爱讨喜”的少年便拿着父母做的生姜烧过来串门打招呼,打断了二宫和也正在通关的念头。二宫和也看着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少年,内心不禁吐槽了一下他的冒失。少年眉清目秀,看不见眼白的眼眸宛如黑宝石一样闪闪发光,笑起来的时候让人感到无比温暖。他元气满满地说:“你是我父母一直提起的二宫和也吧?我叫相叶雅纪,你可以叫我まーくん。那我……就叫你かず吧?”

  ……为什么有人一开始就可以表现出”我已经和你认识了很久所以我们很熟”的样子?二宫和也内心在吐槽。因为心里面挂念着还没有通完关的游戏,因此打招呼也是很敷衍,不过相叶雅纪似乎一点也不介意,一手笑嘻嘻地拦上了二宫和也的肩膀。二宫和也的爷爷奶奶一看到是相叶雅纪内心很是欢喜,连忙热情地招呼相叶雅纪进来喝茶。二宫和也拿起筷子夹了一快生姜烧,立刻被它的美味攻陷。

  真的太好吃了。

  二宫和也瞥了一眼因为打翻了茶杯而手忙脚乱的相叶雅纪,内心给他了一个称呼“バカ”。

  虽然带来的生姜烧很美味,但是还这个人真是天然的可以。

  

  二宫和也原以为和这个天然的相叶雅纪的交点仅限于此。没想到之后的每一天,相叶雅纪都过来敲门找二宫和也。每一次都带他们家好吃的点心,让二宫和也大饱口福。,每一次他都会拉着二宫和也一起做一点事情,比如拉着二宫和也问许多关于东京的奇闻异事,比如充当着二宫和也在千叶的向导给他介绍风土人情,比如还把二宫和也从房间里拖出来陪他打棒球……

  一开始二宫和也并不情愿,但是看在那免费的美味点心上二宫和也还是乖乖地跟在相叶雅纪后面,看他情绪高涨地做每一件事情,并同时在内心吐槽他的天然。

  可是,渐渐地,二宫和也发现他自己爱上了和相叶雅纪呆在一起的时间。那家伙就像一束阳光,将他的世界照的明亮。每天早上起来,他会坐在玄关的旁边等待着每天准点到来的特属那个家伙的脚步声;每天在一起的时候,他会因为看到那家伙的笑而嘴角上扬;而每天睡觉之前,他会期待着明天和相叶一起要做的事情。而他最经常和相叶做的事情,便是一起在院子里的大树下面练习棒球。虽然还是随身带着游戏机,但是游戏机很少被拿出来过。

  老实说,连二宫和也也惊讶自己的改变。

  时光飞逝,转眼间二宫和也离回东京就只剩下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二宫和也发现自己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留恋千叶这个地方。原以为会充盈在自己心中的回东京的喜悦感丝毫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难过还有苦涩。二宫和也有点想要一直见到这只天然的大兔子。

  难过的不只是二宫和也一个人。这几天二宫和也明显感到身边相叶雅纪低落却强颜欢笑的情绪,心里有些难受。临走的前一天,二宫和也在房间里收拾东西,下楼拿杯水的时候看到相叶雅纪一个人落寞地坐在庭院的门边,看着院子里的树在发呆。二宫和也心被揪了一下,想了一下便拿起棒球手套和棒球向他走过去,“一起玩?”

  “嗯?……嗯,好的,かず,我们一起,”相叶雅纪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有点愣。后来立刻露出了一个相叶招牌式元气笑容,拿起棒球手套往外走。

  在树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扔球,接球和捡球。相叶雅纪明显在想事情,有点心不在焉,而二宫和也也没有开口说什么,两个人在沉默中一直玩着棒球。

  

  过了一会儿,相叶雅纪似乎是下定决心了一样,抬头看向二宫和也,目光里有着带着点不安的坚定,“かず。”

  “嗯?”二宫和也看着脸开始涨红的大兔子,有些疑惑。

  “我……我有件事情……嗯……想要在かず走之前的时候做,”相叶雅纪闭了闭双眼,深吸一口气,慢慢走向二宫和也,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绿色的信封递给他,“我要把这个给你。”

  “这是……?”二宫和也有点疑惑地接过来,在看到上面用稚嫩的字写着的“情书”两个大字之后,脸立马就涨红了。

  “我很喜欢かず,”相叶雅纪一脸认真的看着害羞不已的二宫和也,“从一开始见面就是了。虽然以后不知道见不见得到かず,但是我这份心意是不会变的。”

  “……バカ。”二宫和也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耳朵却全红了。相叶雅纪往二宫和也迈多了一步,用手指微微抬起二宫和也的下巴——

  啵♥

  “这是我给かず的独一无二的情书。”相叶雅纪微微笑着,脸也全红了。

  二宫和也这辈子心脏没有跳的那么快过。

  

  隔天相叶雅纪在新干线车站哭着和二宫和也说再见,二宫和也的眼眶也微微湿润。不知是不是因为两个人都太抗拒离别,并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二宫夫妇很满意自己儿子在千叶交了一个这么棒的朋友,向二宫和也承诺给他买最新款的游戏机。二宫和也却没有表现出很多的兴奋,反而是一言不发。在回东京的路上,二宫和也左手仅仅攥着裤袋里的那封绿色情书,看着窗外逐渐远去的景色,眼泪留了下来。

  之后,没过多久,二宫和也的爷爷奶奶病逝,而相叶雅纪一家也搬到了别的地方。等到二宫和也再去千叶的时候,看不到熟悉的身影,那里只剩下两人一起去过的地方,院子里的大树和空地。记忆中的那个少年,从此渺无音讯。他的身影和情书,永远停留在了自己十二岁的那个夏天。二宫和也一直以为自己以后都无法和相叶雅纪再相见,只有那封简陋破旧的绿色情书,每每提醒二宫和也那段曾经存在过的美好的回忆。

  

  只是二宫和也没想到,在九年后的今天,那个少年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且是以这样独特的方式。自己原本以为的不可能,却在大三的时候变成可能。那个在夕阳下挺拔的身子,和九年前那个在大树下努力的身姿,穿越时空重叠在了一起。二宫和也突然间想到一句话——少年如你,纯粹如初。而对他而言,那只大兔子就是那个纯粹如初的少年。

  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二宫和也红了眼眶。

  棒球队结束了训练,相叶雅纪脱下棒球帽看了观众席一眼,眼睛一下子就锁定了站在看台上的二宫和也。相叶雅纪愣了一下,随机露出了他的相叶招牌式元气笑容,向二宫和也挥手并大声喊道:“かず!”

  “バカ……”二宫和也红着眼轻声说道,笑了起来,却也朝他用力挥了挥手。相叶雅纪一路小跑过来,气喘吁吁地站在二宫和也面前,用手抹了一把汗,笑得一脸灿烂,“かず,你终于来了,我终于等到你了。”

  “バカ……”二宫和也红着眼用力拍了相叶雅纪的头,惹得对方一阵惊呼,“笨死了。”

  “我好担心かず忘了我啊,”相叶雅纪揉揉自己有点痛的头,依旧笑着说到,“还好かず想起来了。我可是一直把かず放在心上的呢!九年来一直不变。”

  “……当然,你才不敢有别的心上人呢。”二宫和也声音越说越小,耳尖红的透彻。

  “所以……”相叶雅纪的连有些微微泛红,他深呼吸一口,依旧看不到眼白的眼睛在夕阳下显得格外明亮,“かず,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二宫和也看着他。九年的时光,当初那个瘦弱的少年已经长成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精壮器用的男子。明明之前给了那么多的提示,但是迟钝的自己还是没有意识到。所幸面前的人愿意停下脚步等自己跟上来,然后拉着他的手继续前行。

  时间改变了那么多,却还是在偏执地保护着这份脆弱的爱。

  二宫和也看着有些紧张的相叶雅纪,汗珠还在顺着他的脸留下,宛如黑宝石的眼睛里闪着期待又害怕的光芒。二宫和也微微笑了一下,抬头往相叶雅纪的脸凑上去——

  啵♥

  “这是我给まーくん的情书哟。”二宫和也看着一脸惊喜地相叶雅纪,极力抑制住飞速的心跳,笑着说到,“好啊。”

  相叶雅纪兴奋地一把拉过二宫和也,将他圈在自己怀里。夕阳照在他们的身上,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真好呢。好像他们都还是那个在院子大树下练习着棒球的单纯少年,一点也没有变。二宫心想,并用力抱紧了相叶雅纪的腰。

  

  

【5】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们一起策划的?”二宫和也抿了一口咖啡,锐利地看着坐在自己周围的人异常沉默的人,“就这么把我给卖了?”

  “嘛……我们也是为了ニノ你的毕生幸福着想嘛……”风间俊介扯了一个虚弱的笑容开始努力辩解,但在看到二宫和也面无表情的脸之后,声音慢慢小了下去,最后默默低下了头。

  在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顺利交往了之后,有一天晚上在床上躺在相叶雅纪怀里的二宫和也疑惑地向在看书的大兔子问起怎么会想到用这一招来追求自己。而单纯的相叶雅纪翻着书划着重点的同时全盘托出——

  “其实是你的朋友们帮我策划的啦。かず大二的时候,我有一次无意在课室里看到かず的身影,就立刻认出你了。但是好几次在走廊上擦肩而过和你打招呼的时候你都无视我,我以为你忘记我了所以不敢上前搭话怕吓跑你。但是我真的太喜欢かず了,没有办法放弃。所以sho酱给我出了这个主意,说是长期策略就可以稳拿下你,然后这个方案小大也说很好。大家分工合作。松润给了我你的日程表。情书都是风间俊介帮我写好草稿然后我抄上去的。我还拜托了泷泽前辈把花名册透露给你。”

  ……这帮家伙竟然在这个时候这么团结一致。二宫和也因为被耍了所以感觉到有点郁闷。

  所以现在二宫和也来兴师问罪了。

  “ニノ尼桑,我们只是在帮你而已啊,这样的话效果很好的不是吗?”松本润闪着亮亮的大眼睛向二宫和也撒娇,“你看你现在和相叶桑多幸福。”

  “但是你们可是我的好友、我最信赖的人哦?”二宫和也挑眉,脸上依旧毫无表情。

  “ニノ,我们给你准备了你一直想要的绝版游戏卡。”樱井翔看气压低到不行,马上从包里拿出杀手锏谄笑着递给二宫和也,“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们发誓。”

  看到二宫和也的表情由阴转晴,四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并在心里偷偷吐槽了守不住秘密的相叶雅纪,并盘算着明天怎么样从相叶雅纪身上把这笔钱榨回来。

  虽然再来一次也没问题的,自己其实很享受,二宫和也心中的小恶魔笑着,不过这样向这五个人施压的话还可以免费收获自己想要的绝版游戏卡。何乐而不为?

-Fin.-

============================================================  


*句子出自英国诗人拜伦。

*法国诗人缪塞的《雏菊》

  我爱你,但什么也不说,

  只看你在对面微笑。

  我爱你,只有我自己知晓,

  无需了解你对我的想法。

  我珍惜我的秘密,

  也珍惜隐隐的忧伤,

  那未曾化作痛苦的忧伤。

  我发誓:我爱着你,

  虽不怀抱任何希望,但幸福并非虚妄。

  只要能够见到你,我已心满意足。

  这一切就已经足够。


评论
热度(159)

© Serendipity | Powered by LOFTER